2012年11月17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廿四) 二次臥底 ── 追討郵儲基金委外代操信音的 4,000萬元賠款 法辦縱放貪污的司法官



刊於101/11/17 168周報 紫色角落
從總統府到廉政署  漠視四大基金貪污
必須承認,在台灣這樣工於心計的政治環境中,一般的百姓想要突顯一個不公義的議題,有時努力不一定會得到成果;尤其當沒有民代或主流媒體支持時,哪怕再大的弊案,恐怕也激不起一絲的漣漪!

這兩年多來,讀者見證了最好的例子:
在本專欄中,我不斷的警告──四大基金的操盤官員涉貪不斷,請投信業者代操,更無異是請鬼拿藥單!我舉發很多案子,包括一段我在民國995月的蒐證錄影,作手要利誘一銀金控代操幫忙出貨,甚至還自曝說我曾在民國92年送了80萬賄款給保誠投信代操的勞退基金,買古董張出貨的400張華豐股票。可是上從總統府、監察院、廉政署,下到黨團名嘴……若不是裝無知來扮演無辜,就是用打壓來遮羞醜聞!一個識時務的正常人,早應停止對抗了,更何況我是一個身上背負著近廿年刑期的逃犯,竟敢公開組織反抗四大基金貪污聯盟來對抗國家機器?因為我堅信,不斷的將柴火添旺,鍋爐終有爆炸的一天,我們等待的只是時機!

盈正案是引信  四大基金貪污將大爆發

爆發讓台灣政、經皆震驚的勞退、勞保、退撫三退休基金被盈正案坑殺二億元的十餘天後,火似乎蔓延著燒,藍綠陣營各取所需的相互攻訐。一時之間,知道哪檔代操基金操哪支股票又坑了多少錢,成了各政客的爆料顯學。然而詭異的是,民代、媒體不論再怎麼談論此話題,似乎都遵循一個「潛規則」──不碰「貪污」二字、不提四大基金的操盤官員操守。因為,一踏進「四大基金貪污」的禁區,將會遭遇到我在網路上深耕兩年多的佈雷區──只要Google「四大基金貪污」,從第一頁開始,連翻三十餘網頁,都會看到臥底小蔡控訴他們貪污腐敗的資料。

行賄郵儲虧4,000  重傷司法廉政

如果因基金經理人謝青良「人謀不臧」,代操盈正股所虧損的二億餘元可以向投信公司求償;那麼,千萬別忘了,在我們手上還有一個更寶貴的代操案,這案子不但可以索賠4,000萬元,還可以法辦行賄四大基金的白手套,和縱放貪瀆的司法官員!

這次我們要為郵局的小存戶討錢──郵匯局委外代操收賄幫主力出貨買信音(6126)股票7,200萬元,虧損掉的4,000萬元!

有憑有據的法院完整卷宗──檢舉行賄筆錄、櫃買中心相對交易資料、縱放的假測謊,我保護中的證人……一切都說明了,這鍋爐一炸開,不但長久以來塑造成清廉天使的檢、調、廉系統會當場陣亡,火線還會引爆我佈設的地雷區,接連爆發十餘個四大基金貪瀆弊案,民代、高官……貪窮人錢財者無一倖免!

四大基金政治護盤  兼收賄幫主力出貨

話說從頭,雖然我幾次訴說信音案,但是每次都會有新發現:

93年扁政府要通過第一次民主程序的考驗,319槍擊案前,股市的虛榮景象究竟是股民誤以為將再次政黨輪替,提前展開慶祝?或是扁政府為營造選舉行情而下令政府基金進場護盤?從我最近接到的一封密函得知:當年退撫基金的監理委員懷疑基金曾在選前進場承接特定股票,因此要求公佈進出明細,但最後只得到進出類股的金額。但已顯見四大基金當時確有為拉抬選情的政治護盤!

殊不知,四大基金在護盤的同時,白手套卻利用選前沿街叫賣,不管為公司派或主力出貨,收賄一律是買進金額的10%

信音炒作  行賄政府基金出貨

據主導上櫃的信音公司93年炒股的港仔作手陳浚堂KK回憶:包括古董張的幾個作手輪番加入炒作信音的戰局,在319槍擊案前後大出貨,共賣掉13,000張信音股票,幾乎是掏光了公司派的所有帳戶!

然而,掌管信音公司派帳戶的KK卻發現,老闆甘信男未經KK 同意,將接近3,000張的股票轉讓給「國安基金」,甘老闆也得意洋洋的出示白手套拿來請款的郵匯局買進報告書。

信音用國安基金出貨  調查局北機組偵辦

一年後,扁家弊案開始出檯,首先是趙駙馬的台開案。

942月,KK因股市糾紛得罪幫派老大,不得已到基隆市警局自首,供出多件炒股案情,順道也說出信音案動用國安基金出貨!這案情超出該警局的專業,高檢署緊急分案給桃園地檢署廖正憲檢察官指揮調查局北機組偵辦。

KK 印象身刻的是:94318日請他去做筆錄的調查局北機組幹員是台開案偵辦趙駙馬的同一組調查員。不過,當天晚上,KK被送到桃園地檢複訊中,卻在深夜11點被台中地檢署王捷拓檢察官將人搶走,帶去台中收押!

在台中收押的兩個月中,王捷拓套到了KK 所有的口供,展開近三年的股市肅清,有幾十家上市櫃公司被法辦炒股。當然其中乖乖聽話送點好處的炒股作手就沒事。

代操郵儲基金收賄  仲介佯稱國安基金

97年初,王捷拓在高升金門地檢主任檢察官之前,對KK殘留的案件做掃蕩,目標是牽連國安基金舞弊的信音案。123日將搜索信音公司,為了掩人耳目,王捷拓使用一貫技倆,在前一天將該案改簽給卓俊忠檢察官,蒐索當天下午,台中市調查員陳茂益帶回來古董張、老闆甘信男、KK等。

依調查局查閱櫃買中心資料,信音公司的人頭帳戶確實和郵匯局做「相對交易」,也就是對轉股票,不過可不是什麼國安基金,而是「郵匯局全委」──法人代操的郵儲基金。

誰是白手套? 古董張說是傅崑萁 

郵匯局共買2,792張,花了7,200萬元,均價是26元,賣出是最低的10元附近,共損失4,000萬元!

正銜命護盤的郵儲基金怎會買信音這樣不起眼的小公司?當然是投信代操收黑錢進場的!

KK的幾次筆錄說:和通證券的吳鈺玲仲介郵匯局進場,向老闆甘信男收了賄款700萬元。

而吳鈺玲只是個小營業員,他的後頭大咖是誰呢?

古董張在當日說:國安基金是傅崑萁找來的。幾個月後,又改口供說:是「介紹人」買的,還列出名單。

老闆甘信男則是在應訊時推得一乾二淨!

用作弊測謊  護航行賄郵儲

當天傍晚,王捷拓、卓俊忠和另一個事務官李錦明開始對甘信男測謊,追查是否有送錢給中華郵政公司的人?

這份編號2008C006的測謊鑑定當然是為了掩飾行賄郵儲基金的醜事,李錦明在測謊中故意將93年錯問成「民國90年以前……」,護航甘信男過關!

從那刻起,就沒人再提起「郵儲基金委外代操」曾收賄買了信音股票7,200萬虧了4,000萬這件事!

台灣人民請記得:在追這四千多萬元的賠款時,也要那些年縱放貪污的司法官付出代價。不知現今已高升廉政署台中組副組長的李錦明在對林益世測謊時,有沒有新的花招;不過,讓臥底小蔡看看,就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出來;通常幹壞事的人,特別會留下破綻!

信音案不但有代操基金收黑錢讓郵儲基金慘賠,還有藏筆錄的調查局北機組、掩護炒股行賄的台中檢察官、假測謊的廉政署組長……還不夠勁爆嗎?

這故事當然沒完!

信音案X作手  炒股與行賄郵儲

前幾天,有位旅居北京的台灣博士來看我,他說:「依理論,你現在還是為高檢署執行臥底任務中,狀態並未中斷……」我接受這種說法,因為我還在用盡各種方式查手邊的線索。

信音案真正炒手還漏掉一人,一共13,000張的出貨,古董張只是一個小角色,買了幾百張股票,還慘被真作手套牢,而在古董張於9710月的二次翻供筆錄中列出的「介紹人」名單,也就幫古董張解套的人,才是這次炒作的大咖;他是我在前次連載中,要找尋的信音案X作手,他也還涉及另一件行賄四大基金的炒股案。

各位讀者,請祝我好運!這是我的二次臥底行動,已進行多時;追查涉四大基貪污被縱放而躲藏在內地的作手,是我來此流亡的目的。我離真相居然如此的近!

後記:台中一審法官,判決說信音案測謊是來證明炒股用的,老闆甘信男緩刑……故意看不懂行賄測謊的恐龍法官們,有多遠就滾多遠,台灣人民鄙視你們!

2 則留言:

  1. 文章看囉 文章寫的真不錯 給你1個讚

    能把文章分享到臉書嗎?

    謝謝分享~~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