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1日 星期六

一個臥底叛逃的故事……怒海迷蹤720秒(二)追殺令



               The Fugitive  絕命追殺令
(刊登於101/2/11 168周報 紫色角落專欄)
為何要選擇逃亡?   還公開反抗司法?
聽說四十年前,美國有一部極火紅的電視影集叫「The Fugitive」,原意就是「逃亡」,可是進到了那時還是威權戒嚴的台灣,這部黑白片影集也被改了一個有「教育意義」的片名──法網恢恢!也許你我都沒看過,但是說起「理查‧金波」醫生亡命天涯追查殺妻兇手獨臂人的故事,再提到廿年前改成電影版由「哈里遜‧福特」主演的「絕命追殺令」,動作片中的經典,大家肯定有印象!

年輕時的我, 總是在想:如果我是金波醫生,被誤認是殺妻主嫌而被判死刑後,我會逃嗎?還有,我逃走後,會隱姓埋名的過下半輩子,還是像金波醫生一樣為調查殺妻真兇,再回來洛杉磯面對全城警察的格殺令?
今天,我終於清楚我的選擇會是什麼!
讀者們明白嗎?我為何要寫專欄、開部落格、facebook……甚至義賣著作募款做戶外廣告來揭發「四大基金貪污」?這幾十年來,台灣有哪個被通緝的人做一樣的事?
我知道,冒的風險可能超過死亡……
我原不想當革命烈士  只計劃暗中查貪污
民國99年的5月18日後,我沒入獄。我住進了台北火車站附近,華陰街的小套房。
在內地,先偷渡出去的股市炒手KK,傳來消息:有位神密的「藍布」先生,想要幫我,可是條件是去對岸幫KK開記者會,控訴檢察官王捷拓如何利用偵辦炒股案舞弊!我有點動心……
我的逃亡計劃原不是要拋頭露面。我是臥底,雖然幫查黒中心查貪污的行動失敗了,可是也不能就此改行變革命英雄!
我只想要暗中調查,分析案情,伺機交給台面上的名嘴評論員去爆料。我那時的想法真的「好傻、好天真!」(引用Twins 阿嬌的名言)
我除了炒股外,沒人知道我還做音響生意。就繼續做二手音響生意維持開銷吧!
逃亡前,我找了信得過的音響同行介紹了個小工讀生,幫我處理貨品的攝影、客戶聯繫還有銀行的帳務。小助理才唸商職三年級,整天抱著閒書在看,我從她那學到開設部落格的方法,甚至寫小說投稿的方式。觀察她年輕的思維、無厘頭的行徑,日後,我將她寫成了《臥底小蔡》小說裡,妹妹「紫晨」的角色(曾於168財金報連載)。從勾心鬥角的股市「穿越」到另一個單純無漾的世界,我真的以為:直到我通緝期限屆滿之前,生活就該這樣!
不慎曝光藏身處   我焦慮無法成眠
為了隱藏 IP 位置,我上網公用網路,還用「截波器」攔了附近的無線網路使用。毀滅往往由小小的安逸滋生蔓延。有天,我用筆記本電腦試接了一下房東的網路,雅虎頁面居然自動登入我已不用的信箱帳號!那時約夜裡11點,為了彌補這疏忽,我緊急外出找了十幾個網點,故意登入電子信箱,讓十幾個 IP 位置來混淆我已曝露的藏身之處!
六月、台北的夏天要開始了,蒼白又炙熱的陽光,白天漸長。我卻得像吸血蝙蝠一般,等到傍晚才開始活動。我逐漸焦慮和變得神經質。我夜裡無法入眠,白天又常為一點點的車聲,掀開厚窗簾的一角,偷偷的察看外頭的動靜。我一直以為他們會一個個查到我信箱的登錄 IP 地址,最後摸上門來!
我老是幻想著,自己在電影「絕命追殺令」中的一個下水道場景,就像金波醫生用發抖的手,拿著槍,指著來追捕聯邦司法官(湯米‧李瓊斯飾演),說:
I didn't kill my wife」我沒殺我老婆。
I don't care 」司法官的意思是:我不在乎、我不管或隨便你,我就是要抓你!
無路可退的金波醫生只得縱身躍下萬丈深的水壩……
為六萬美元革命經費  到內地當司法傭兵
我坐了公車到南京東路尾,佇立在公用電話亭前……不知過了多久,下意識的按了KK大陸的手機。
「你告訴藍布先生,我答應去當傭兵!」
「喂!兄弟,我就知道你會答應過來!」那頭是KK興奮的香港國語。「不過……什麼是傭兵?」
「我的目標不是為司法個案,我只管幫你們分析資料,或是你們說的記者會。」我提出要求,「我要藍布先生支付我六萬元美金和生活費,讓我有足夠經費查四大基金貪污案。」
「行!行!」KK自己爽快的幫藍布答應。「這點小錢,對他應該不是問題!」
「那什麼時候安排出發?」我說的是偷渡路線。
「兄弟,我會問藍布先生,我也建議你回嘉義一趟,問一下濟公師父,請示時機?」
KK想起了他在偷渡前,我幫他去求濟公師父,請賜一條安全的路線。師父連海洋氣象的預測都準到令載送的船老大訝異。
我很迷信!如果您知道很多股市作手還看紫微、八字做股票時,您就會瞭解:這是作手圈的通病之一!
在這之前的兩年,我每次出庭前,都會去見濟公師父一面。祂知道我在追一個重大弊案,也知道我孤立無援。祂曾說過很多:
「天庭有兩派調停了很久了!」「因為會有十三個官員下台,你拿案子出來,人家會搓掉!」「國家非你一人能救!」「那份報告交出去後,你就會被『束』起來!」祂是指我交一份指證四大基金貪污的報告到台中高分院後,有人會干預司法。有天,濟公師父竟知道我偷錄了富商指證朱武獻部長動用退撫基金收賄的錄影:「你昨拿到的東西去藏起來……」
祂以前總是擔心我的安危,而那天在裊裊的煙霧中,師父卻異常平靜:「你打算什麼時候走?」我記得祂在卜算KK時,是心攻火急!我問何時事件會結束?
「三年!」師父說。
「那麼久喔?」
「好啦!一年九個月告一段落!」
她說  我會在電視前等你的報導
我回到台北打包好,想辭退我唯一的員工──紫晨。我開不了口。
「其實你的事,我早知道了!」紫晨收起平常的嘻笑。「介紹我來的老闆有說!」
「妳怕嗎?」
「我才不怕哩!」紫晨很篤定的說。「我很佩服你做的事!」
「如果我必須離開呢?」
「我還以為你會告訴我,不會走……」她忽然用了不像她年齡的老成口吻說:「你有想過嗎?你是上天挑選的人!」
幾天之後,我收到她的簡訊:「你放心!你的事我不會對任何人說,我會在電視前等你的報導……」
相較您在螢光幕上看到演戲的虛假揭弊英雄──邱毅、鄭弘儀、胡忠信、陳文茜、羅淑蕾、蔡正元……(數十位,我都有寄雙掛號給弊案資料)我覺得他們的道德勇氣,比不上一個十七歲的小女孩!
KK說  我幫你買好船票了!
是該走了!
「藍布先生又變得不太積極……」KK有氣無力。「聽說他掌握到『俞宗碧』的行蹤,所以你相對沒那麼重要!」
「俞宗碧」是台中地檢署為協禧(3071)炒股行賄案製造的「斷點」──98年他們放走自稱「代公司派與炒手黃三郎」行賄的白手套俞宗碧,就不會有人指證王捷拓檢察官!
「那他答應我的條件呢?」
「藍布先生當著很多人保證,你自己先想辦法到這裡,那六萬美金一定有……」
想?怎麼可能會付六萬美元?他先給,他怕我不做事;我做了,他何必再給?這是「千門」的叢林法則!
又拖了三個星期,我口袋的錢只剩下千元幾張……
「我想去不成了,我就剩五千元,不夠買船票了。靠你自己奮鬥,我不過去了……」
「兄弟!兄弟!不要掛……」 KK著急的說。「我幫你出船票錢,我已經聯絡好了,你以前送我來的那個船家,他在外島等你……」
(待續,下幾期說我這生最難忘的海上偷渡,瀕臨死亡的經驗。)

二手音響 倉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