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9日 星期六

禿鷹與豺狼──誰是A咖?上篇:從陳揮文、古董張、黃三郎、李進誠、孫大千到陳水扁…

(刊於2011 4月9日 168周報 紫色角落專欄) 
陳揮文說古董張算甚麼A咖?
    我愛聽飛碟電台傍晚六點鐘的飛碟晚餐──陳揮文時間,這幾年來一直保有這習慣,就算逃亡時也沒放棄。
    記得古董張剛出部落格時,揮文在節目中評論說:「古董張在股市中算甚麼A咖?連B咖都排不上,只能算C咖!在禿鷹案中作空的檢察官李進誠,充其量只能算是B咖!真正的A咖是媒體聯合報系……

重創禿鷹的豺狼兵團
才是股市的真正A咖
    那天我塞在台北市敦化南路的車河中,真的很想Call In說:
    「揮文兄哦!小弟認為在禿鷹案的勁永股票炒作中,扮演多頭急先鋒,而又能重創來犯的禿鷹敵軍的那些『豺狼兵團』,才是真正的股市A咖!」
    很顯然的,禿鷹在勁永案中,損失了最寶貴的主將李進誠與精銳林明達、陳俊吉、洪爺……等,就算他們留下陳揮文說的A咖報社體系,整個作空的禿鷹部隊就像被熱水燙過的沒毛雞;哪像豺狼兵團,從炒股、立委爆料、狙擊禿鷹,到出貨凱旋……這一切俐落得不著痕跡,宛如沒有間斷的樂章。比起禿鷹的損兵折將,豺狼不算是股市中真正的A咖嗎?
    寫到這裡,突然心頭一驚──禿鷹部隊的檯面上成員,除了林明達不熟外,居然大半我都認識,李進誠是我隔壁弄鄰居,陳俊吉、洪爺還跟我做過生意,幸好當年他們手下留情!
黃三郎從百成行揚名立萬
建立上通調查局高層本領
    豺狼部隊?一切還是由十年前的場景說起。現今168讀友耳熟能詳的正鋒工()張嘉元,那時還是一個中信銀證券的營業員,我剛認識他沒幾天,他來到我剛裝潢的辦公室,就一屁股坐在布滿木屑的小板凳上,我們聊聊古董張的生意後,他問我:
    「大哥,你以前調查局的同事還有在聯絡嗎?」
    「大部份有啊!怎麼啦?」
    「你可以幫忙黃三郎打聽一下嗎?打聽調查局辦百成行炒股案裡,有沒黃三郎的名字。」
    原本我還以為小張出事了,原來他要我打聽新認識的朋友黃三郎的消息。這個被股市名作家周蓉寫成正鋒新小胖哥的張嘉元,雖然在股市裡的作風殺了一點,其實,小張他私下做人還挺不錯的,幾年的成長,還曾貴為亞化的監察人,笑容卻永遠燦爛得像個純情少男。
    我還來不及幫張嘉元打聽黃三郎的消息時,就再度遇到小張了。這會兒,小張要我幫他找勁永股票的法人買盤,是可以私下給基金經理人退佣差價的那種喔!同時他也帶給我一個震憾的消息,他說:
    「大哥!上次託你問調查局查黃三郎百成行的事,不用了!」小張喜孜孜的說著。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最近忙,辦事不力……」看小張對我言必稱大哥的,這點小事我都幫不上忙,真有點羞愧!
    「沒關係啦!我是說黃三郎現在實力很強,他可以調動刑……還可以直通調查局最高層!」這句話還沒聽完,我就有點暈眩了!
    那幾年,我對小張天指黃三郎可以直通調查局高層的說法,相當不以為然。笑話!調查局的「展抱精神」,豈是你們幾塊臭銅板可以收買的?
    94年初,立法委員孫大千爆料指證歷歷,檢察官李進誠內線放空勁永的禿鷹案,查黑中心和金檢局對幹、嗆聲、鬧亂萬般。
奇怪呢?檢、調同事操戈,大肆搜捕作空的禿鷹部隊,怎麼沒人理會作多的黃三郎兵團?
調查員奉神秘長官之令
只可辦禿鷹不能查豺狼
    在禿鷹案偵辦期間,有次在佳和紡織老闆翁茂鐘的日本料理餐會上,我遇到了幾位嘉賓,包括財政部長李庸三、調查局北機組主任秦台生……大家在榻榻米上席地而坐。長長的方桌,秦主任謙虛的和我這個陪客一起「敬陪末座」。酒酣耳熱之際,我趁機問了正在調查禿鷹案的秦主任:
   「秦主任,您們單位查禿鷹案時,有沒有在勁永炒作的戶頭中發現黃三郎的相關帳戶呢?」
   「你在說誰呢?沒看到他啊!」
   「黃三郎啊!炒勁永的主角」
   連林明達在被捕後也大聲喊,黃三郎才是炒勁永案的主角,這是我根據當時張嘉元得來的客觀的證據推斷的,應該沒冤枉他。秦主任頓了一下,才意會過來,他急著說:
    「喔!我們奉命只查空頭,不查多頭!」
    奉命?沒聽錯吧,我!誰能號令天下第一的北機組,是調查局長?還是查黑中心?或是檢查總長?我心中有幾十個疑問!
    時至今日,只要說起當時的調查局長是葉盛茂,台灣人民在經過扁案的思想洗禮,早已對當年調查局長和貪污高層的光怪陸離事件見怪不怪;而黃三郎是勁永案的主角,已是網路上隨手可以搜到的多條舊聞了!
司法官穿起了黑白袈裟
就要來執行神的工作嗎?
    我不是真的希望說,黃三郎一定得去坐牢,只是希望司法要稟持一個公平的原則!96年查黑中心就曾偵查在協禧案中,俞宗碧代黃三郎行賄檢方200萬元,而讓黃三郎以金主名義脫身,俞宗碧未境管潛逃,而又由地球上最倒楣的證券人陳文吉當替死主力,判三年半有期徒刑;也許大家還記得陳文吉這個可憐蟲買20張應華股票,被判七年一個月的故事。
    檢察官、法官都是凡人。對不起!臥底小蔡也是法學院畢業生,以前那些「學齡前」司法官見多了,什麼樣子的沒有?法律系學生在司法官特考中,多答對幾條申論題,進了司法官訓練所幾個月後,穿起了黑白袈裟,就要以人來執行神的工作?有錢的炒手黃三狼,四大基金的白手套吳女,大搖大擺的離開;沒錢的陳文吉活該要被關十年,小營業員李怡萱關到精神分裂!
    你們真的以為台灣人民只看得懂性侵案嗎?我就是要拆穿你們,真正貪贓枉法的恐龍司法官。
    黃三郎先生:在此先向您說聲對不住!但是下篇中,我準備再把協禧案中,王捷拓檢察官怎麼利用巧門,放掉關鍵炒手的竅門重新剖析一次,因為實在太經典了!應該寫成範例編成教科書,供以後有志歪哥的檢察官觀摩切磋。
    下篇出場的有……(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