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9日 星期六

郵儲基金收賄換來的壁紙之一:洪氏英


題目:郵儲基金收賄換來的壁紙之一:洪氏英
(刊於2010/02/19 168周報 紫色角落專欄)臥底密報查黑中心  郵儲收賄買洪氏英  2009年11月13日,立委羅淑蕾曾在立法院質疑:「郵儲基金規模是政府四大基金之冠,中華郵政投資偏愛地雷股,太電、博達、洪氏英都踩到,郵政資金過去投資的地雷股包括洪氏英虧損9144萬元,太電虧損1.5億元,博達虧損2.4億元,合計虧損4.9億元...」
  我在2005年8月,送交給查黑中心檢察官簡文鎮的四大基金白手套報告書中,第二項就寫著:「...其中洪氏英經多位仲介者證實,確有政府基金介入,時間約於該公司九三年辦理現增時,唯該交易係由現金付款,不易追查。」
  現金交易不容易追查?真的嗎?

俞宗碧與吳女代洪氏英交付現金
行賄郵儲基金
  於2005年初,在我蒐集「四大基金」行賄情資時,與現已遁居國外的作手俞宗碧,曾有以下對談。
  「俞老大!你知道洪氏英那個案子,我沒接成,可是後來是誰接走了?」我問。
  「W女啦!小張、張女啦!一堆人,搞了假外資權證,還有請古董張喊,後來還有給了『四大基金』!」俞答。
  「洪氏英用『四大基金』出貨?」我小心的套他話,問:「你怎麼知道?」
  「W女在那間咖啡廳交錢時我有在場?」俞毫不猶豫的說。
  「要轉單交易之前交錢嗎?」
  「當然啦!要交易前一天晚上,一大袋的現金就交給『四大基金』的中間人。」
  「洪氏英用『四大基金』出貨,應該很貴吧?」
  「十五趴以上,不然鬼才敢做那間老闆要跑路的公司。」俞邊吐檳榔渣,邊得意的說:「後來洪氏英的增資股出來後,都賣給『四大基金』了!」
被縱放的白手套俞宗碧、吳女
涉行賄台中檢調、四大基金
  俞宗碧綽號小俞,新生代的股市作手,查黑中心曾立案偵查小俞代協禧(3071)公司行賄台中檢調。小俞和古董張搞了一籮筐的證交法案,台中地檢的檢察官們就是「忘記了」對小俞限制出境。小俞在涉入寶島極案、協禧案、日馳案、聯豪科案...... 後,大方的從桃園機場走人。
   W女(名下回公布),股市中間人的資歷更是超過小俞,涉案壘纍纍,目前在台中區各級法院被判的刑度,不亞於古董張。可是,最近所有法官「有志一同」的,解除了吳W女的限制出境。W女再也不會回來了。
   W女經手過的多起郵儲基金行賄案將永遠形成斷點。此後我也會專欄討論,「四大基金」貪污集團的最新動態。
洪氏英董事長洪登順
賭性堅強不思本業
  洪氏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號6193,記得它的投資人恐怕沒幾個了。
  2004年的 6月初,我在台北市君悅飯店初次見到洪氏英的董事長洪登順。洪登順穿著得體,但是臉型略帶粗獷的菱線,口音也流露一種南台灣的特殊腔調,看起來就像一個斯文的組頭。
  在得知洪登順和我都是畢業自輔仁大學的法學院後,我們便以學長、學弟相互稱謂。
那次會面後,洪登順交給我一疊洪氏英大陸廠的資料,要我好好研究,創造一個利於出貨的議題。
  可是幾天後,洪登順再度邀我到六福皇宮的雪茄廳,他告訴我,費盡千辛萬苦,他找到一組外資法人,可以幫他發行Warrant權證。
  洪登順接觸到了小俞口中的張女,張國齡,將他的觀念洗腦成Warrant權證可以以小博大,必要時還可以當「外資丙種」來墊款,公司派加作手的賭局穩操勝券。
  洪登順還在喜孜孜的說,我卻不禁為他捏一把冷汗。
當時最流行的Warrant權證,又稱 Call spread option,是一種外資發行的對賭遊戲。 不諳此道的老闆發行權證後,口袋被乾洗一空。
  我力勸洪登順,他卻多次回我同一句:
  「對不起學弟,我賭性堅強!」
香港外資精設詐賭橋段
洪登順反向掏空洪氏英
  這場洪氏英的Warrant權證賭局,依股市作家周家如的說法,因外資做莊,利用程式交易,讓權證的結算價低於發行價,洪氏英公司賠了大錢。
  這幾天,我訪問了當年相關證人後,有了以下不同的解密方式。
  張國齡是身高170以上的謎樣女子,與博達公司葉素菲身邊,綽號「胡瓜」的操盤人熟稔。香港金英證券公司以張國齡為中間人,為洪登順與洪氏英公司之間設計的Warrant權證是:洪登順作莊,而洪氏英公司作賭客的一場豪賭。前、後三次,公司的虧損事實上進了洪登順的口袋。香港金英證券公司在這衍生性金融商品發行中,僅收取手續費 3.5%。張國齡在洪氏英成功掏空後,還想將這種新的Warrant玩法,推銷給信音、永兆等多家公司。
洪登順行賄郵儲基金
郵儲小存戶虧損近億
  而在這場詐騙的賭局進行時,有場更邪惡的戲碼加映:小俞接洽了當時輔勾搭上的股市仲介者W女,在黑暗的咖啡廳代洪登順交付一大袋賄款給「郵儲基金」的代表W女。幾天後,洪登順持有的六千張洪氏英增資股悄悄的搬到「中華郵政」的帳戶。其中還包含「郵儲基金」幾次高買低賣,加總合計萬張,讓洪登順再賺價差。張國齡曾向同行說:「介紹『四大基金』給洪氏英的是一個長得像小混混的 ......」 小混混指的就是俞宗碧。
  2004年11月15日上午,這是所有郵局小存戶不能忘記的一刻,要開說明會的洪登順,居然落跑到大陸;從此,洪氏英成了「郵儲基金」等股東珍藏的壁紙。
  這齣洪登順掏空公司、行賄「郵儲基金」的醜陋戲落幕時,無辜的郵局小存戶承擔了9144萬元的虧損。
  洪氏英公司在未上市前的價格曾炒高到78元,坑了不少嘉南地區的醫生。上櫃不到短短兩年,洪登順除玩掏空公司外,更侵害了郵局小存戶的辛苦錢。這位自稱賭性堅強的洪登順,此生如何去償還他欠這麼多無辜人的賭債呢?
博達是否如同洪氏英行賄郵儲呢?  以上的資料,現正躺在高等法院台南分院的更審庭中,「郵儲基金」收賄買洪氏英的秘密,也許在洪氏英案一解開後,博達案也會跟著曝光。
  但是,台灣人民是可以不用期待了!不要說南部的檢察官對這些證券交易法案的枝節,不熟悉也不感興趣;就算送到了「內線殺手」王捷拓的台中地檢,也是一樣讓弊案蒙塵。因為檢察官們只習慣辦像古董張、公司派那種軟柿子,而查辦財大氣粗的法人機率是零,更何況要他們提烏紗帽去質問有皇親國戚撐腰的「四大基金」弊案。
  大家唯一能預見的是,「四大基金」貪瀆集團看到本專欄揭發那個白手套後,就想辦法放掉那個人,來形成偵查的斷點,築成了貪污者的護城河!


附檔說明
  以下檔案照片是我在2005年8月交給查黑中心簡文鎮檢察官的第一份「四大基金白手套」報告書。這份我也曾在2009年3月交給台灣大多數人公認的最正義的名嘴。所以讀友大大不要再回應說叫我要交給誰了。請看最後的一項,時間、對價標的資金流向都有了,查黑中心也監聽相關人,要辦早就辦了。真不會辦嗎?
  若有檢察官決心要辦,到北士商調三個學生當助手,就可以辦給你們看了,何需警、調的千軍萬馬呢?
  說穿了,騙騙我們台灣人而已!

7 則留言:

  1. 難道台面上的公開新聞媒體都被收買嗎?
    竟然沒有一家電視或平面媒體願意來報導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在逃亡之前,將蒐證到的錄影帶給一位好友名嘴看
      他覺得會惹上麻煩,建議我自己來
      當時,我也不知道有機會可以這樣完整的寫出來
      我還有一樣重要的事證正在辛苦的蒐集中
      之後我或許會移交給台灣最後一位值得信任的長官
      希望我沒出差錯,生命可以延續到那時
      平面媒體的記者曾表示:這個故事的範圍太大,跨司法、財經,也許等他們想好著力點就護報導
      一切都是機運,時間到時,第一塊骨牌就會倒下,我不知道最後推倒的會是哪個龐大的貪瀆結構!
      pclinO大大:感恩支持鼓勵,願神賜福給您!
       

      刪除
  2. ouopu★關★鍵★字排名王

    回覆刪除
  3. 回覆
    1. 說得好!說得好! :)) 請再大聲一點…別人才聽得見
      我一直希望有政府部門能站出來說我胡說八道
      小p大大:我有寫錯的地方,歡迎指正 :) 這是可以討論的

      刪除
  4. 大大可以放在youtube~還有上PPT貼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多方式我不太熟悉都還在學習中。
      一個半月前,我取得完整的一份檔案,我將它整理後寫成三萬五千字,滿滿100頁的「100查黑報告」報告,要呈送給OO單位的已送出去了。
      政府終究得面對他們貪污窮人錢的這個事實!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