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以〝人民的名義〞曝曬台灣的〝裸黑〞(台灣製片的大困境)


(兩大反派高育良與祈同偉)
大陸只有抗日神劇嗎?
一貫的印象,只要說到中共政權的腐敗,該片就淪落被禁播的命運,從1981年譚詠麟主演《假如我是真的》到1997年李察基爾的《紅色角落》。雖然我住了七年,向來不看本地的電視,勉強也看不完如舞台劇般的誇張表情,或是清一色的抗日神劇。(例外是《遠去的飛鷹》說高志航的故事。)
自曝官僚 無官不貪
兩個月前,偶爾從騰訊視頻看到《人民的名義》開播,覺得這名字不錯(忘了我早買了原創小說),隨手一點,但從此,半夜追著更新,關心反貪局長陳海、侯亮平查貪腐的進度,想知道李達康、高育良、祈同偉……哪位才是大反派。劇中省委書記沙瑞金形容改革開放後是「無官不貪」,這對白給我莫大的震撼——沒有中共中央直白授意,電視劇絕無可能大尺度揭露官僚的腐敗。



台灣人民的名義在哪?
最近,台灣開始注意或「警覺」這部劇集,政論節目主持人問道:「台灣人民的名義在哪?」
可知道,揭發貪污仍是兩大黨御用的鬥爭工具,但藍綠共業的黑金絕
對是媒體輿論禁忌,甚至連最義勇的網路鄉民都主動轉彎。

誰壓媒體 不准談貪污?
20174月下旬,筆者受邀上三立〈54新觀點〉談「四大基金貪污」,三集後在收視飆高下,卻無疾而終,其他電視台紛紛婉拒來賓再談此議題。難道標榜追是非、追真相、追到底的政論節目就只是兩派名嘴口角,設計不諳口條的軍公教來賓失言、出洋相的深夜八卦嗎?
(第二集,當面指控部長涉貪,地球媒體最精彩一次。視頻連結)



台灣沒人敢拍反貪片
早在去年底,軍教電影的製片即找上筆者,規劃以《被A走的1000億元》四大基金貪污為內容,拍部有《無間道》加《反貪風暴》風格的大片,筆者也提供新改編小說《裸黑》做參考(男主角屬意彭于晏或陳柏霖)。但就在簽約前夕,製片接到警告——「不要惹麻煩」「弊大於利」而緊急踩剎車。想起該製片原先宿夜想片名,頻傳訊問是《轉型正義》或《竊國者》好?熱情瞬間冰凍,訊息成了「你的主題好可怕……」
領導人怯於揭發貪贓
台灣人民的名義在哪?自以為民主法治的社會,當遇到真正有侵犯全台灣百姓的貪污事件時,表現又如何?網民、名嘴,連有切身關係的團體皆沉默。
四年前,我不斷告訴可能會成為「明日之星」的抗議年改領導人,「不要在制度上打轉,要勇於揭發貪污」,得到回覆卻是「那是兩回事」和不耐煩的「不適合在此談這個(貪污)」接著刪掉留言(保留截圖,另日公布)。沒看錯,這位果然是當今率領軍公教抗議年金改革的英雄人物,而當時怯於揭發貪贓的心態至今也沒改變。

(台灣唯一的反貪污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ntanwu
何謂「裸黑」?
當貪污四大基金的黑暗勢力,大咧咧地呈現在人民面前,沒有人敢對抗,只有懼怕、冷漠、無言……從此黑金也能赤裸裸在陽光下,走進你我的生活中,潛移默化的教育下一代台灣人——就是貪污,沒人能拿我怎樣!

後記與聲明
若有台灣製片願改編《被A走的1000億元》《肉體證據》(年底出版)本人願將著作無償授權使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