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年金貪污!五個證人遭追殺! 古董張、張嘉元、蔡錦洲、KK、臥底小蔡 人間蒸發中…

年金貪瀆 跨三次政黨輪替
有聽過「年金貪污」嗎?那是「政府四大基金貪污」的一部分。政府將退撫、勞退和勞保等年金,加上郵儲金投入股市,為獲利也為穩定金融,但是操盤人垂涎經手的龐大資金,利用來炒作或受賄進場,此弊端延續超過十五年,橫跨三次政黨輪替。

作證年金貪污  下場是被滅口
有五個證人曾作證「政府基金貪污」,但牽涉千億元不法利益,也惹出殺機!於是,貪贓高層動用司法,構陷入罪,甚至不惜以地下管道滅口!如今,這五位證人的下場有猝死、失蹤、也有逃亡失敗被逮,命在旦夕……

十五年前已見 行賄政府基金  
第一次聽到退休基金可來配合炒股早在2001年,正峰新(1538)發言人張嘉元想炒自家股票,幾個幫派出身的掮客口沫橫飛地解說如何以政府基金配合分贓。剛從調查局離職的我開始查訪,訝異的發現:主力行賄(10-18%)郵儲或退休基金進場「鎖單」已是普遍的出貨管道。

查黑中心和我通話被監聽
查黑中心 吃年金貪污大小案
高檢署「查黑中心」在2005年和我「交換條件」,調查政府基金弊案。查到古董張賄款給白手套蔡錦洲的金流帳戶,也監聽到張嘉元已晉升大盤商,正在兜售二十億元的政府基金鎖單。
查黑中心說:只對幹掉大官有興趣。於是,再追查傅崐萁正炒作的科風(3043),有郵儲和退撫基金進場,又是白手套蔡錦洲居中穿線。檢察官還是紋風不動。
他就是花大錢買扁嫂元大一品苑的許董
查到高層貪退撫  關我大牢二十年
有天,查黑檢察官簡文鎮問我:「不是說有高層介入政府基金,是誰?」
沒交出那條線索,因我懷疑,查黑中心是設局陷害我。果然,一陣子後我被判了二十幾年徒刑。幾年後,我才知道順那線索查上去就是朱武獻拿退撫基金收賄,金流以不動產(元大一品苑)入扁家。

2010夏,在杭州,右上方是KK
幫證人偷渡 交換貪污證據
聽說,綽號KK的港仔炒手陳浚堂比我還早去檢舉政府基金,也同樣要被送進大牢。KK說:有幫派等著他入獄後殺掉他,他想跟我「做生意」,幫忙偷渡回香港,就交給我貪污證據。

假測謊不辦行賄  檢調護貪升官
2010年夏天,我和KK在對岸會合。原來是信音(6126)炒股案的法院卷宗。行賄政府基金買四千多萬元的信音股票,不可思議,幾位檢察官聯合做假測謊,然後台中調查站配合縱放炒手。站主任王福林護貪有功,幾年後,已高升調查局長了。

密交監察院  王建煊:看不懂啦!
我寫了三萬多字的《查黑報告》指控政府基金貪污,託人帶回台,面交給監察院長王建煊。裏頭還附蒐證錄影,但是王院長不屑的說:「看不懂啦!」
媒體被調查局恐嚇不能報導
2012年底,台灣媒體陸續從網路上得知我散布的基金貪污訊息,《壹週刊》《時報周刊》《新新聞》等都有記者來採訪,但是回去後,卻被恐嚇威脅不能出刊,有人還丟了工作。幕後的惡勢力竟又是來自肅貪大本營——調查局。難怪媒體圈此後噤若寒蟬!
陳情總統府 高檢署繼續壓案
極度不服氣,再度託人正式向總統府遞交《查黑報告》陳情,這次分案給高檢署,一晃又是壓好多年。

蔡錦洲自曝行賄一銀代操
20133月,調查局台北市處在偵訊一銀投信配合炒作的普格(3037)案時,掮客蔡錦洲突然自曝還涉另案行賄政府基金。起因是主力黃明松炒作佳總、佶優與萬潤等股票,透過蔡某以9%行賄一銀代操的退休基金,但是事後卻以「政府基金不敢去告」為由,拒不付佣金尾款170萬元。

以收押想逼死重病證人
20144月,我出書《被A走的1000億元》控訴政府基金貪污,此舉壓制了調查局高層護航,逼得以上炒股於同年7月偵辦,居然有一銀、新光和元大等三家代操經理人涉受賄。此重大意義除了警示——「年金貪污」的普遍性,更讓司法、監察體系長期掩護貪污,終得到證實!只是檢舉人蔡錦洲在罹重病下(血癌)竟被收押一個月之久,此後音訊全無。
原可阻擋貪污  只怪司法沒良心
想起我在《查黑報告》的陳報中,不但有蔡錦洲收賄款的帳戶,甚至還有錄影蒐證其他白手套正密謀行賄一銀代操之退休基金。倘若,這幾年間有一良心司法官員,就有機會阻擋許多年金貪瀆的發生。真是惋惜!

大咖證人張嘉元  爆料後猝死
20149月,最大咖的掮客張嘉元良心醒悟,到168報社錄音作證,說傅崑萁和林惠官如何在科風(3043)炒股時,送錢給朱武獻;最後還說出大秘密,郵儲基金是來自劉政池……當我們雀躍終於有證人挺身而出,但三個月後,再也聽不到他聲音了,得到是張嘉元四十歲猝死的噩耗!
特偵引蛇出洞  古董張親筆自白
張嘉元作證的消息想必傳到特偵組。還是延續前身「查黑中心」的惡習,繼續滅證,於是借來獄中的古董張套話。雖我警告他特偵組不可信,但是古董張只肖想著坦白從寬,好快假釋。
2014年9月,古董張親筆寫了和蔡錦洲合作行賄政府基金炒科風、全譜(6228)等,還奉送了幾位高官姓名。
特偵組當然沒辦貪污,又想送古董張入獄,他慌了,急忙從馬祖出海逃亡,不料幾海浬就被逮回,這是今年3月底媒體上的新聞。
上兆元的誘惑  操盤人凍未條
常有人質疑,若有「年金貪污」,怎不見司法偵辦?但仔細想想:在台灣,小從十幾萬元的公家採購都會拿回扣了,那麼退休基金上達兆元的投資金額,真見鬼了,怎可能從沒發生檯面下的酬佣交易呢? 

監督年金操作 大赦檢舉人
2016年農曆年後,我寄書和陳情信給所有新科立委,請求立法「監督四大基金操作之特別法」,已得到國、民兩黨的善意回應。我們有項訴求是——保護檢舉政府基金貪污的證人,並大赦他們的證交法案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