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臥底小蔡與大師兄歐建志(三)兩顆半子彈 抓大毒梟 / 憲兵隊協辦 協禧炒股案

憲兵協助維護治安 功不可沒
歐建志曾告訴我,警官學校畢業前曾到憲兵學校受訓,這大概是我們唯一相同的學歷,我則是預備軍官。看到近來憲兵辦洩密案,粗枝大葉,被渲染成濫搜民宅、白色恐怖,險釀成大事件。顧立雄律師主張:憲兵的司法警察身分該廢除。但是,我以過來人身分認為:憲兵協助維護治安,功不可沒。

憲兵監聽 嗯、哼、哈都寫上
不可否認,憲兵在調查局辦案時給予很多協助。調查官人力不足,特別在繁瑣的監聽程序上,會倚賴憲兵弟兄。當然憲兵不知案情,無法在錄音中摘錄重點,有時連「嗯,哼,哈」的感嘆詞都會忠實地記錄在譯文中。所以看到監聽譯文的寫法,八九不離十的可猜出是憲兵作品。

調查局寧要憲兵武力支援
此外,由於調查局和警察在某些案件,如煙毒、槍械案有競爭關係,調查局辦重大刑案若需武力支援,也會協調憲兵隊。以上都需要透過上頭的檢察官依《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指揮憲兵。所以就事論事,現今治安敗壞,至少該適度維持憲兵某部分的司法警察權。

用乖乖牌憲兵 免被反咬一口
可是,檢察官指揮憲兵辦案、搜索等,有時也不懷好意。由於調查官的自主性較高(不聽話),若在案件中發現檢察官搞什麼歪哥,搞不好回頭來偵辦檢察官舞弊;但是,指揮乖乖的阿兵哥,說一動,只做一動,檢察官就省了被反咬一口的風險。

利用憲兵 協禧炒股縱放主力
例如:著名的協禧公司(3071)炒股案,2007年,台中王捷拓檢察官一開始
以為收賄後就神不知鬼不覺,總是有人會說出
就用憲兵隊協辦,到搜索時還繞過台中調查站,臨時找了偏遠的南投調查站來做筆錄,藉此得以和行賄者串通好,放走炒股主力黃三郎。(本人還保有當事人供述同夥行賄的錄影證詞)

調查局、警察、憲兵都爭績效
以上,調查局、警察和憲兵之間的三角關係,怎說都是為了績效,也和升遷、獎金有關。說起抓煙毒的豐厚獎金,自家人爭起來也不遑多讓,我在南機組時期,因不是負責肅清煙毒,只能在有人力需求時,客串跑龍套,還真讓我碰上了。

不用抓毒販 學長好心替你
有回,同事監聽到漁船將走私大批高純度海洛因至基隆八斗子漁港,先遣幹員已去布置埋伏,漁船入港前的緊急關頭還需調派人力。大師兄歐Sir(建志)衝進辦公室來急喊說:「快準備,我們要出車到基隆了!」
有點興奮,正拎起背包時,歐Sir又進來說:「你不用啦,王學長要替你去了!」
安慰自己,只好想:怎會有如此體恤的學長,一趟路途遙遠,守候毒販交易時,餐風露宿,就像條野狗……

抓毒販去或不去 瞎折騰
這時,歐Sir又走進來,笑著說:「你還是得去,走吧!」
當我要拉開廂型車門的那一瞬間,歐Sir聲音又在後頭響起:「你還是不用去了,王學長要接替你去!」歐Sir低頭,自己都不好意思。
來回折騰幾次,搞糊塗了……不多想了,留在組裡,靜候他們緝毒行動的訊息。

二人五顆子彈  抓大毒梟
二天後,傳來捷報,八斗子的漁船上架拆解,從密窩中挖出二十幾公斤海洛因,創當時的重量紀錄。這時,在高雄守候的我們,接到命令,要分幾路逮幕後的金主老闆。
在偵防車上,無線電傳來聲音:「歐Sir,你們帶了多少顆子彈啊?」
「哇靠!」歐Sir才想起匆忙抓了一盒「點三八手槍」的彈葯出來,沒細清點,竟只有五發子彈。
無線電傳來值班學長的嘲笑說:「哈哈,你們一人分兩顆半子彈。」

信任歐Sir 子彈都交給他
車停在對象屋前,歐Sir說:「我三顆子彈,你兩顆好嗎?」
我想了一下,從左輪上退出一發,遞給歐Sir,說:「我留一顆就行啦!」
其實,我的槍法也算單位前幾名,只是信任,認為在最危急時,歐Sir會奮勇去完成任務。

民主時代  別再扯白色恐怖
還好,屋內的毒梟大老闆,一表老實生意人,看到調查局證件亮出,腿都嚇軟了,只可憐他老婆一臉茫然,根本不知老公做什麼生意。我們連他的座車扣了,換乘賓士車歸隊。
說起調查局辦案的細膩度,根本不是憲兵可比,在每個環節上,事事都要上報局本部;搜索、偵訊也都走法定程序,在二十幾年前就如此,所以今天若有見縫插針的立委諸公,我可不會相信甚麼「白色恐怖」那套說詞。甚麼時代了,淨瞎扯!

沒有好心人 只是為了獎金
一陣子後,這煙毒案論功行賞,我分了二萬多獎金。監聽的同學,辛勞代價是十五萬元,而最後去支援緝捕漁船的王學長也有近十萬元。我忽然弄懂了:那天,喊我上車下車,去又不去,原來學長的好心就是為了時機——打聽好消息,確定到了八斗子即是大船入港時,用最短時間,得到最多獎金,根本就不是在乎後期調查員死活。

舔海洛因試純度是電影騙人
如果,看到電影裡演的毒品交易,買家舔一下海洛因試試純度,千萬不要信以為真。我曾解押大塊的海洛因磚要交給地檢署,見到包裝邊緣破裂,滲出少許粉末,一時好奇,也用電影手法試了一下純度……說真的,那從舌根沁入心脾的苦味,一輩子做夢都難忘懷。

不要為革命 丟掉你們狗命
還記得那毒梟老闆死不承認犯罪,在訊問一天一夜後要移交到地檢署時,只剩空洞的眼神。南機組主任甯雄湛拍拍毒販肩膀,戲謔的說道:「祝你不要被打靶呀!」
一手創立南機組的甯雄湛,幾個月後高升調查局督察,依稀響起他常對我們後期幹員高喊的名言:「不要為了革命,丟掉你們的狗命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