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臥底小蔡與大師兄歐建志(二) 警:通通不許動;我:調查局辦案

菸、酒、賭、查某、檳榔
看多了美國影片,多數年輕朋友會以為調查局就如同《沉默的羔羊》《雙峰》《X檔案》一樣,俊俏的FBI探員和罪犯鬥智。其實調查員初分發的基層據點工作,除了應付各式枯燥的文書,最重要的是「跑情報」,跑啥?就是無窮無盡的編寫轄區內的「國情調查報告」,每個月都有規定件數,怎樣才好蒐集情報?結訓前的實習,有位學長笑說以後據點生活是「菸、酒、賭、查某、檳榔」。
美麗島事件 暴、鎮誰先?
還好,我第一年先借調到南機組。「這是一個純辦案單位。」秘書朱崇德在接待我們菜鳥時,說道:「不像我以前在據點跑情報,跑到人家說,你怎又來坐了…」
曾有本調查員回憶錄(情治檔案,高明輝著)裡,提到年輕的朱崇德在美麗島事件時,從現場撿了一堆釘滿鐵釘的木棍回來,證明是「先暴後鎮」。朱夫人是高福證券大股東,我在離職後曾想收購這家券商。

拼命三郎 警官歐建志
我的工作雖是內勤,但其實是內外不分;幫忙做文書處理,寫簽呈、擬辦,也支援外勤監聽、偵查、跟監、搜索……等。有位警官學校畢業的歐建志帶我,他大我三期,無論在辦公室或出去辦案,做筆錄,總有人說:「你們長得好像喔,是兄弟嗎?」
我覺得歐建志除了在刑事知識的專業,還比別人多一點拼命三郎,這絕對是其他文科出身的同事追趕不上;辦公室從主任到工友都稱呼他「歐Sir」以下就如此改稱。

檢舉存參 檢舉人不會被通知
民眾向調查局檢舉案件或提供線報,並不是每件都會偵辦,有種結果叫「存參」。
剛到辦公室,歐Sir拿一卷錄音給我,一聽是場「神水」的演講會,民眾懷疑是吸金。我問:「該怎偵辦?」 歐說:「就放在抽屜一陣子,以後再拿出來說,查無具體事證,存參!」不用窮盡一切偵查嗎?十分詫異,不過,這種無頭緒的案子不多,大多數是要動腦力的經濟或煙毒案。

三師兄鍾達振
林土蛋過來 歐建志耍新人
同組裡,還有我叫二師兄的林士程,三師兄是券商營業員出身的鍾達振。提起鍾達振,前幾天還在廣播中聽到他談話,現已是航業處高雄站的副主任,破獲音箱藏毒的大案子,看來混得不錯。
當年的歐Sir老愛欺負期別較低同事,曾有新人被說到哭;他也不放過二師兄,可以想像他在辦公室大吼:「林土蛋,你過來!」的樣子。但是文大畢業的二師兄可不像外表憨厚,主任分給他辦一個大陸走私海洛因的案子,正鉅細靡遺的監聽拆解案情。

一小時不講話 就不會被監聽
那年代,手機還不普遍,監聽市話不是掛在電信局的數碼設備,而是去機房土法煉鋼的用磁帶錄音。有時聽了幾小時廢話聊天,一句相關案情也找不到。還有嫌犯口耳相傳:電話拿起來一小時後再講話,就不會被監聽了。原來,錄音帶一面60分鐘已滿,若不及時換面就錄不下了。
二師兄終於發現到船長走私藏毒的關鍵,原來是用漁船在外海與大陸船接包,再大剌剌的運回安平港。

安平港緝毒 被警察盤問
判斷有一批毒品即將入港,二師兄留守監聽,歐Sir帶著以我們新員為主的隊伍到安平港排班守候。有時裝成釣客,大多時就是在角落待著。飢腸轆轆,師兄說:「吃甚麼?調查員出勤,餓個一兩餐是常有的事。」那時候起,我常想說「有得吃都要感恩!」這樣的心情竟延續二十幾年到我流亡挨餓時。
南台灣太陽的狠毒,釣客同事的腳在襪子上下被曬成兩截顏色,隨即又雷鳴大作、傾盤暴雨,落湯雞卻還得站崗,深怕載毒的漁船就此返港。這都不算什麼,難堪的是晚上警員來盤查我們,大概附近居民也懷疑怎有大雷雨都不走的愛釣人士?因而報警。
當獲悉調查員侵門踏戶到轄區時,警員也慌了,警車閃光盤旋周圍,久久不肯離去,因轄內被調查局破獲毒品案會被記過處分。

開白色小跑車 奚落老前輩
第四天,漁船終於入港了,一擁而上,在密窩中查到高純度七公斤半,也是第一宗證實由大陸走私的海洛因。
船長被上銬,不過,我估計船長的胳膊都比我大腿粗,大概一甩就可以甩我掉下海,還好我有一把左輪可壯膽。
這次的行動後,我和歐Sir較熟了,他在值勤時,分享了很多在受訓時的風流韻事。但是意氣越風發的他,越招人忌妒,總不得人緣。
Sir平日開著一部克萊斯勒的白色雙門跑車,頗引人側目。當同事們以車支援跟監時,聽歐Sir 一路在無線電上奚落那些開得慢的老前輩。同事們在背後議論他,我也受到波及,時常能感受被排擠在小圈外。
車停在銀行前 辦了奇怪的事
歐建志家是當地頗有名氣的建商,家境可謂優渥。有次,我搭著歐Sir的小白跑車經過一家銀行,他忽然停在銀行前,說要進去辦點事,留我在車上,當他在上車時說了些奇怪的話,我要回憶一下,希望在下期能寫出……我原本想叫這系列文章——墮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