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高育仁 牽線 國安基金 護盤小股

高育仁牽國安基金  我交易
不爭的事實,越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越需受檢驗,參選前,祖宗三代、親朋五十,學生時代糗事……都要被挖出來晾!這是種預防措施,稍有不慎,就會演變成八年前第一家庭成員藉勢藉端的貪腐惡搞!
本文內容不是第一次寫,但是其中有一遺漏環節剛好牽涉到有意問鼎2016大位的候選人家族。因我是當事人之一,有說出真相的必要——前立委高育仁曾幫我工作的上市公司仲介國安基金護盤,我是交易人,負責將股票對轉給國安基金。
爆政府基金受賄  168被查禁
20107月出刊的《168周刊》第52期是本禁書,查禁下架的理由呢?項莊舞劍,騙不了人,最大的問題在於我寫了有關政府基金收賄的12-18%報導,而且直接點名某檔股票和國安基金交易的細節。
剛成立就搞公關 護小股
正式以「國家安定基金」為名的第一次運作,在1999年李登輝總統的「兩國論」之後。真的沒料到,才剛成立,政客立馬聯想這龐大資金可以搞公關人情,幫好友的小公司護盤。
金融風暴 借到無處可借
我從調查局離職後,1999年底到2001年初都在一家股本不到二十億元的上市公司當小老闆助理,工作是處理老闆家族的股票。這家公司全名在被查禁的那本《168周刊》No.52交代過了,這次就簡稱「K公司」。
那年剛好發生金融風暴,股市震盪,K股價下跌時像溜滑梯,我動用身邊所有關係幫K老闆找外圍,找金主質借,都無法挽回頹勢。
曾找劉泰英金援被奚落
K家族的先長輩曾是南部的地方政治頭頭,真的該由老人家出手救援了!我曾聽說國民黨還風光時,小老闆帶著一卡皮箱去求劉泰英護盤被奚落的故事(好像劉泰英瞧不起的說:我最勢利了!)
但正是改朝換代的時刻,長輩只好動用政界關係去向高層疏通。找誰呢?管他,我只希望快有買盤進場以解K股被丙種斷頭的燃眉之急。
神秘救援 不計價三千張
那時股市收盤是正午12點,不久後,每到1145分,總有一筆神秘買單以不計價方式向上收購500張,像井噴行情。而K老闆一下子就摸清,要我將人頭戶的股票分幾檔價位掛賣給那位好心的大戶。接連一星期都沒停,那神秘買家至少買近三千張吧!
高育仁,台南人,曾任台灣省議會議員、
臺南縣縣長、台灣省議會議長、立法委員。
顏慶章桌上有八支手機
雖然我覺得詭異,但一開始套不出小老闆的口風,直到最後一天,:「他們(長輩)說這是『國安基金』,是高育仁牽的線,」K老闆用台語說:「到顏慶章的辦公室時,見他桌上有八支手機,顏還笑著說,你有看過這麼多支手機嗎……」
那天 老董一路上罵阿扁
事隔十五、六年,對小K老闆那幾句話還猶言在耳,但K股與國安基金是何日交易,卻有點模糊……但有些印象還是能幫助重建。
國安基金進場的其中一天,剛好長輩要小老闆載他到台北開會。一早天還沒亮就出發,小老闆因一夜未眠要我幫開那舊款賓士S320,我喊著:「油門還真重啊!」可見那時是我第一次開賓士車。一路上,長輩不斷的碎碎唸阿扁,說這個「丑啊」「切啊」,大概是哪樣政策惹他老人家不高興,會不會是宣布核四停建的事?
幹!誰掛在那賣股票?
到台北後,就近借了力世證券的貴賓室看盤(不過,沒下單力世,讓我對營業員過意不去)。那天,到收盤前,神秘大戶還是依約來敲K股票,但跳升了兩檔後,突然冒出一筆350張的賣單擋住,害我上頭掛的K股全沒成交。K老闆幹譙出來了!
許文通 你敢倒給國安基金?
我難為情的當著K老闆面,撥電話給金主許文通,因為是我質押在那的股票,我嚷著:「許董,你怎可以把我的350張K倒掉呢?」電話那頭囁嚅說:「我就看股價上去了,所以賣掉你的……」「不管啦!明天讓我買回來!」
許文通在後來很出名,因為我曾批露他是退撫基金的白手套之一。
政府基金買1.81% 超過三千張
以上好多線索,除了國安基金每天進場的張數,還有我的350張一賣、一買,加上去台北的時機,可以正確還原事件時間點。
這陣子來,我找了工讀生翻遍國家圖書館,調閱十五年前報紙的股票交易資料,縱使我是當事人,但是也要有說服自己的證據。我找到政府機構在那年度進場1.81%,如果以股本19億元就超過三千張。

顏慶章,臺南下營紅厝里人,
1996 - 2002年 財政部政務次長、部長。
高育仁與顏慶章的地緣關係
我相信小老闆所說「穿針引線」的關鍵人是高育仁,係因他與顏慶章的地緣關係,但又何以認定是「國安基金」?係為財政部長就是召集人,況且那年代,誰搞得清楚國安基金的十三人小組是怎運作?該找誰當說客?我的了解,位處南部鄉下的K公司家族絕無此能力。
立委找作手 幫國安收錢
國安基金唯一的任務是用來救台股,穩定投資人信心,竟被政客當成禁臠,聽來真荒唐,但不是只有此例。另一位證人(KK)曾錄音作證說他們一票股市作手還曾被中部立委主任(第五屆)招喚到立院辦公室,攤開國安基金的可進場標的,要他們去找上市公司「配合收錢」。
如今這兩大老的下一代都要競選,選大位、選立委……不禁讓我為台灣的大家悲從衷來!
貪污腐敗 輪替 吃相難看
想必,讀者群現在又在想:是哪部分是藍,哪部分是綠幹的好事……別忘了,顏慶章可是財政部兩朝元老。總之政黨輪替擺脫不了「貪污腐敗」被「吃相難看」替換下台的命運。

四大基金被操盤人和立委攪和貪污十幾年,沒廉政單位敢問,只辦掉檢舉人和想揭發的我;國安基金還好,偷偷改成只能買「台灣50」成分股,讓財政部長張盛和健忘的說「國安基金進場五次,從未發生弊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