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張嘉元的致命錄音(序一)抓人前先通知, 王捷拓檢察官想收紅包嗎?

該用臥底身分來脫困嗎 ?
2006
89日深夜,台中地檢署,我終於遇見股市主力聞風喪膽,外號「神探」「內線殺手」的檢察官王捷拓。遲早有這一天,因為周邊已太多主力落入他的手上,下場多半被整得剩半條命。
「來,一次說,罪會輕一點!」王捷拓緩慢說著。
凝重的偵查庭上,思考著,是否下一句就蹦出我的地下工作──正為查黑中心工作查「政府基金貪污」。說了,或許他會放過我。
抓人先通知 是索賄的暗示
王捷拓突然冒出一句:「你回去告訴俞宗碧、陳文吉、李怡萱……我要抓他們,他們都是炒股的同一夥人!」空氣像被大鐘聲炸裂了,我聽得懂這話的意思,當過調查員的敏感,這是索賄的暗示!沒有警察要抓小偷還要先通知。也是職業病,我開始套他話,就用新聞上王捷拓剛辦的金雨案開始。
黑金當靠山 專A四大基金
「我做過正峰工,跟張嘉元合作,他是金雨炒作的幕後主導,你不知道嗎?」
「張嘉元?」王捷拓邊說,邊摸著腮幫子,不知在想甚麼。
那天我五十萬元交保,始終沒透露臥底身分。沒猜錯,上頭提到的人物,日後和王捷拓都有牽扯不清的關係,只是要「調查王捷拓」這代價太大了,不知道後面有全台最大的黑金勢力,竟是專門A政府四大基金的那夥高官。

300萬 擺平炒股官司
周遭已有王捷拓收錢索賄的消息。前高縣議員吳光誠(主力豐銀吳的弟弟)說:他在2005年被辦炒股(永兆2429),壹週刊記者化身司法黃牛來要擺平費用300萬元。炒手俞宗碧更到處宣傳,他是靠行賄300萬元才幫大主力黃三郎擺脫調查(協禧3071)。不用等,幾天後,吳光誠說的壹週刊記者已來按我門鈴了。

(俞宗碧2007年被收押時筆錄)
不孝敬紅包就整死你

我回到查黑中心做檢舉筆錄,可惜,他們調查錯方向,一直沒能擒到賊王。有點故意放水的成分。

此後一兩年,除了沒錢交紅包的外,大概只剩我這種頑固份子。「王捷拓們」三不五時,就抓我去。同時,還不斷透過同行軟硬兼施,怎會認為還有油水可撈呢?
要天良董事一人300
2007
年,天良4127剛被辦,古董張問我:
「天良公司的董事還有錢嗎?」
「誰要呢?」
「繳給王捷拓啊,一個人三百萬。」
「他怎會親自收?」
「你不知道啦!還有其他管道,他老婆,他同學……」
「天良他們沒錢了!」
金雨案縱放立委傅崑萁
最早用來套王捷拓話的張嘉元金雨案,這小子可花了大把工夫去疏通,還找了頂罪的小咖。張嘉元惋惜地說:「你怎會被王捷拓抓呢?他有在收錢,你不知道嗎?」在他們眼裡,不送錢被抓就是最笨的人。金雨案真不是小案,後頭有傅崑萁,王捷拓更自曝有謝長廷參與,要是能收到好處,升官肯定少不了!
怕查黑 才辦正峰、金雨、協禧
這時候,王捷拓大概知道我和查黑中心的關係了,被逼著辦正峰工和金雨兩案,「你和高檢署的事我知道了!」他問我話時,也小心翼翼,「張嘉元真的有涉及金雨案嗎?」我瞄一下卷宗,上頭早填上了要頂替的小嘍囉了。
協禧案也開始查了,顯然早已串供,套招劇本背到滾瓜爛熟了,公司派一干人抵死不認。最關鍵的掮客俞宗碧落跑是意外,真不知王捷拓大膽到放他出境。
俞宗碧 你千萬別回來!
俞宗碧海外透露,在機場接到王捷拓的道別電話,說:「這趟出去,就千萬別回來了!」聽說俞宗碧或是古董張有錄了音,足以送王捷拓進大牢的證據。
不過,俞宗碧在20158月還是被引渡回台了。
是無間道 或是 無中生有?
我曾分好幾篇寫過以上情節,大多數人看過,大概以為是無間道、黑社會的電影情節,這可能是真的嗎?我公布一份張嘉元生前,20149月在168報團和我談話的錄音檔,再看看我歷年寫的文章,是依據實情,還是無中生有的陷害忠良檢察官呢?

下二篇

張嘉元的致命錄音 (序二) 來自陰間的證人 /張嘉元遇害前 指控 王捷拓黑金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11/blog-post_75.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