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5日 星期六

謎樣炒手俞宗碧 (一) 遣返深藏七年的未爆彈!

高人指點 炒股遁逃
2007
年的清明假期間,接到一通神秘電話,「喂,你知道我是誰嗎?」
聲音陌生又熟悉,遲疑了好久不敢辨識,怕是詐騙電話,對方再說:「我就很愛呷檳榔的那位啦!」
「什麼檳榔攤?」我難以聽懂那含混不清的咕噥,反問著。
「哇!小俞啦!」電話那頭急了自表身分,「我被通緝了,你沒看新聞嗎?」

原來,就在前二天,南投檢調搜索上櫃的寶島極光炒股,據說有人通風報信才讓綽號「小俞」炒手俞宗碧得以竄逃。

藏起大咖炒股帳冊
小俞一邊述說著他驚險逃生的經過,「我拿一箱丙種帳冊,檢調上來時,我剛好坐另一台電梯下去了!」就是這樣幾秒鐘的交錯,「後來他們看監視畫面才知道。」

那逃亡幾天的日子是不是很難捱呢?小俞強裝輕鬆地答:「哪有,我還去台中看守所找古董張哩,現正準備和律師聯絡……」找古董張當然是要串好以後怎麼應訊。我一邊勸他投案,邊想著小余藏起來的丙種墊款資料中,到底有那些大咖涉及,以後見他好好套出來。
不過小俞這一去投案,就被收押了,兩個月後,台中檢調循線搜索協禧(3071)炒股,又收押了一干人。
股市奇人其貌不揚
俞宗碧這名字在那年常上新聞版面,除了寶島極、協禧外,還有聯豪科和堃昶等多家上市櫃股的炒作。但市場上真正見過小俞的人不多,網路也找不到照片,他過往接生意時總是躲在代理人的後面,這有苦衷,只因小俞嚼檳榔的「江湖味」太重了,怕嚇到上市公司老闆。早期,在松山機場見到小俞,領帶、襯衫加袖扣的裝扮,說要南下去拜訪南仁湖公司,只是一講話還是被血紅的檳榔渣給破功了。古董張更瞧不起的道:「什麼小俞?你說那長得像賣豬肉的嗎?」大概想著演員阿西(陳博正)的身材和削瘦臉頰,一頭短亂髮就差不多了。( 小俞自己說像 霹靂火 的 劉文聰 )
用券商承銷當代言人
小俞的代理人卻都是外表斯文的券商經理,他深諳只要略施小惠給承銷部,就有一樁樁的接不完的新上市案子,董監事涉「市」未深,極容易被洗腦來炒股。

記者寫小俞是「大炒手」,其實太過抬舉了,從早年的主力小三到後頭的古董張、黃三郎,還有好多丙種金主都是合作的夥伴,小俞抽取幾成介紹費加上搭轎的利潤已很可觀了。
暗示有司法官要縱放
最後一次見小俞是在國賓飯店,他剛解除羈押,另一協禧案的苦情被告陳文吉想向他商借周轉,聽到小俞說:「我早就叫凱莉麥黑白講……」凱莉(Kelly)是協禧的董娘,小俞還在交代套招。聽小俞喜孜孜說銀行資金解凍了,但那天他沒答應借錢給朋友也沒和我有太多交流。

看著小俞開著寶馬大七離去,心中頗不是滋味,但幾天後,小俞含糊的電話又來,「出來談談,他們要放我們走……」隱約覺得不安,我沒赴約,此後小俞在台灣神隱……
誰放走俞宗碧就是內鬼
幾個月後,在台中的偵查庭上,我和素有「內線殺手」之稱的檢察官王捷拓從炒股談到俞宗碧,王捷拓搶話說:「我知道嘛,他到紐西蘭了!」

一個有十幾案在身的股市炒手,交保後,銀行資金解凍,又沒境管……怎有如此通天的本領,誰在掩護他?或是有什麼見不得的光的秘密,不得不放行,是行賄檢察官還是和政府基金貪污有關?直到七年後俞宗碧被遣返的今日,謎團仍待解……
第二篇 死於非命,倒數計時中……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08/blog-post_73.html

(
主導抓俞宗碧的王捷拓檢察官和我談小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