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3日 星期五

阿嘉傳奇 (三) 你為什麼捅正峰新炒股?

第三篇  
你為什麼捅正峰新炒股?
阿嘉說 妳需要多少錢?
印象中的阿嘉是陽光到不行的小夥子,臉頰上總是堆滿了燦爛,看到股市前輩,會親切的叫聲「大哥」,噓寒問暖一番。如果這是表面功夫就罷了,事實上,我開的小投顧公司裡,幾個員工剛好都是以前阿嘉的券商同事,而且都是「阿嘉的信徒」。怎說?
我的秘書說:「以前財務部有筆大錯帳,我要調錢來補缺口,沒人理我,我在座位上急到掉淚……」她眼中閃爍著感恩,「阿嘉他過來,遞上他自己的存摺印章說,妳需要多少錢?」
怪我自白參與正峰炒作
但是阿嘉卻和我有一個解不開的心結,他曾說:「都是因為你捅正峰,我才會被起訴!」

為什麼要捅正峰新?我是說在偵查庭上主動說出:我參與這個案子。
所有新聞查不到的是:正峰新的原始承辦人是王捷拓,也是媒體吹捧的「內線殺手」檢察官。以下,是我要對阿嘉說的話:
說幫查黑臥底  原可免去被辦炒股
2006
89日,當王捷拓因其他炒股案複訊我時,那已深夜,經歷一天的調查員搜索和偵訊,我已精疲力盡。
說真的,我只要說出我和「查黑中心」的關係,拿出所有書信證明──我在查政府基金貪污案,我相信,這聰明的法律人不會有膽再繼續搞我。一切都可以在那晚了結。
抓人先通知  想收錢嗎?
但是在那幽暗的偵查庭上,王捷拓說了一句讓我驚醒的話:「你去告訴小俞、陳文吉和李怡萱,說我要辦他們,我知道他們都是同一夥的……」
哪有要抓人先通知對象的道理呢?真的不要再騙人沒當過檢調了!(註:小俞即俞宗碧,涉協禧、寶島極等多家炒作,甚至綁架,但於2008年被縱放出境。)
「這傢伙想收錢?」當這個念頭從心中陡然升起時,我就決定和他玩一場,再回報查黑中心。
三個案子 誘檢察官入局
當王捷拓繼續說:「來,你還有什麼案子一次說出來,罪比較輕!」
我念了三家公司:「南仁湖,他們和綠營很熟哦!」……「正峰工,主導的是張嘉元。」
王捷拓習慣性的摸著下巴,複誦著:「張嘉元?」當時,他辦金雨(4503)炒作案,但只辦了半套的假業績部分。於是我再補一句:「他是金雨案的主角哦!」
有政府基金弊案  你敢辦嗎?
為什麼要說正峰和金雨,這兩家公司?因為我和查黑中心追查的政府基金案中,另有兩大主角藏這兩炒作案子中。
正峰炒作裡有退撫基金的白手套許文通,金雨則是涉郵儲基金案的傅崑萁。只是兩案子都剛好連結到阿嘉。

如果,王捷拓想歪哥就會不辦這幾個案子,或是故意放掉和政府有關係的人,向上頭邀功。
有送錢就放人  老主力很不爽
這結果,王捷拓做得比我想得還積極,一直到2008年初,升主任檢察官之前,不但沒辦以上案子,還抽了空幫一起「行賄郵儲基金」做了假測謊,外加縱放作手。
不過,王捷拓挑炒股案辦,有錢就放人,讓主力豐銀吳的么弟心頭很不爽。他就是我上篇所說,因自營商轉單事件,和阿嘉結冤的死對頭。豐銀吳么弟每和我聊起電話,明知有被上線監聽,還會故意大聲說:「張嘉元沒被辦,一定有……」就像說給調查局聽。
辦正峰和金雨  都漏大咖
我已不以為意。到20084月,王捷拓受不了,利用其他案的偵持庭上,問我正峰工的細節。
曾和扁家有金錢往來的大亨許文通是我供述其一,他在正峰新炒作裡,扮演的是分錢的金主,我想檢察署也奈何不了神通廣大的地產權貴。我又多奉送了後頭幾段其他主力的精彩故事,但是王捷拓能怎樣?筆錄當場寫不下去了,只能草草的將正峰新案交給其他檢察官。
那天,王捷拓還多問了金雨案,他用疑問句說:「張嘉元真的有參與金雨案啊?」2005年發生的金雨案,後來一直拖到2012年才起訴。
正峰新案裡沒有許文通,金雨案裡也缺了傅崑萁等大咖主角。明白了嗎?這就是我想要看的司法真相!

我是個出賣朋友的人
阿嘉在2014年被引渡回台後,曾收押長達半年,他對我說:「我本來二個月就可以出來,但是因為你報紙寫的事,我被檢察官問話,再多押了四個月……」
他對我十分不諒解,最後一次發訊息,請他人轉告我:「你不要以為你是臥底哩,你只是一個想自保、出賣別人的人……」
下次談阿嘉和我一起找法人轉單的晉倫,遇到作手賴帳的事……或許再說富強鑫事件,阿嘉在那次險被兄弟押走時,如何脫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