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

密室交易的守門員─請提錢來見!

金管崇洋媚外  主力假外資炒股
2012年開春,在上海市,我和一位來自台灣的老主力會見外資代表。他是台灣券商派駐香港分公司的經理人,卻滔滔不絕的講解起如何搞「外資保證金帳戶」,將台幣變成「假外資」再去買股票。怎麼閒著沒事,要花大把手續費去幫股票搬家呢?
「沒辦法啊!」老主力嘆了口氣,「與其出事再去打點那些檢察官,還不如先花錢去開外資帳戶。貴是貴了點,不過下單在外資券商,以後就沒人敢查了!」
油頭粉面的經理人陪著笑臉,這不知是他今年的第幾攤生意了。

到底台灣股市出了什麼事,要逼得資金去繞一大圈?業內人都有所體會,問題來自主管單位崇洋媚外的偏頗心態,更大的麻煩是我們有個財經知識貧乏,卻只想藉證交法案件「升官發財」的司法體系。

抓人先通報 提錢來見
早從2004年,古董張和傅崑萁聯合炒股,被「查黑中心」抓辦的那年起,股市突然多了一些東施效顰的檢察官,明明就只會辦煙毒、抓流氓,硬充當起財經專家。一堆財務報表,搞得他霧煞煞,卻也甘之如飴,就因辦證交法「油水多」嘛!

真似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從沒見過比上市董監事,主力作手更貪生怕死的一群,隨便恐嚇一句,就說「要查辦了」,緊接著,全部爭先恐後的「提錢來見」!

「嘿!你回去告訴陳文吉、李怡萱、俞宗碧……說我要辦他們,我知道他們是同一夥的……」這是我在20068月被抓上偵查庭時,王捷拓檢察官說的話。有全程錄音,但這像話嗎?哪有警察要逮人,還先叫同夥去通報?

有錢上天堂  沒錢的住牢房
接下來,真成了狗屁倒灶!窮如陳文吉被羈押兩個月,再奉送買20張股票,判刑七年;小如李怡萱,查到出資三十萬元買股,被一關再關,關出精神疾病。
還好,有個俞宗碧見證──「有錢真好」,可以大搖大擺的直飛出境。桃園機場時,有通溫馨的送別電話:「你這趟出去了紐西蘭,就別再回來!」當然是別回來,如此,後頭一堆被放走的金主、作手……就沒人可指證了!

欺善怕惡 不敢辦法人
扶搖上青天的王檢察官成了「內線殺手」,偷偷找了個口齒不清的港仔作手惡補幾天「炒股學」,竟抖到去金管會上起「如何防範內線交易?」。台下百來位上市公司大老排排坐,乖乖聽他厲聲指責貪婪的不是!

真是欺善怕惡的一夥。幾十件炒股案的監聽中,少說也聽到二十家以上的投信基金、自營商收回扣鎖單,就從沒聽說王捷拓這群檢察官敢辦?

變更重罪 威脅有錢人
司法官學長學弟,大家有樣學樣,都想從辦證交法來啃啃肉骨頭。上頭說買20張股票判七年是應華炒股案;法官(洪俊誠)說:「本案諭知可能變更法條,處七年以上……不過,董事長,不要緊張,你聽懂嗎?我是說可能而已嘛……」台下的老董當然也知道「可能而已」代表啥意思?
另一法官(戴博誠)和我爭論起來,他說道:「不要以為我沒學過會計,資產等於負債加股東權益……不對嗎?」如此基本程度,害我在庭上差點沒嘔出三升血。他們辯不過,只好重判我九年有期徒刑,這是台灣的證交法紀錄。

縱放郵儲收賄  自宮換升官
真有「內線殺手」這種東東嗎?刀落之際,應是先自宮吧!
2008年,王捷拓終於撈到最肥的肉;當他接到「郵儲基金」涉及收賄炒股時,想必又如法泡製,先通知了當事人──中華郵政高層;大家喬好,就找小事務官「假測謊」放走送錢的老闆算了!
反正答應,這生意一做成,就升王捷拓做「主任檢察官」,至於郵儲經理人收黑錢七百萬,賠了四千萬元,就當沒這回事吧!
調查局長也護航貪污
檢察官這種德行,調查官會好一些嗎?筆者以前在調查局任職時,和幾位剛分發的幹員去搜索,扣押到股票帳冊,一位女幹員天真地問:「學長,那個『統一』有沒有上市啊?」
還真的巴不得小幹員們永遠天真浪漫,不然等老了,就開始油條了!比如2008年當時的調查站主任王福林還去幫忙掩護郵儲基金的行賄案,讓白手套不用約談,當然也沒移送啦!
請問王福林:搜索聲請書上圈起來的人,幾份筆錄指證,怎沒約談呢?是不是只要四大基金的白手套,炒股都不會有事?)
「升官」是當「密室交易的守門員」不可少的報酬,王福林就一路狂升到調查局長。前一陣子,被筆者揭發護航貪污的罪行後,原一度嚇得想退休,但金小刀勸進說:「免驚!國家就是需要你這樣投機逢迎,死皮賴臉的人……國安會諮詢需要你,來吧!」(設計對白)

我嗆聲檢察官 九年逆轉無罪
沒忘筆者的九年有期徒刑吧!
去年打官司到更一審,真是火大了,我在陳報狀寫了──王捷拓……那夥檢察官掩護四大基金貪污,還有什麼資格辦證交法案?

更一審法官急忙改口說:「這是誤會一場,你沒炒股,只是發票開錯……」九年徒刑逆轉成無罪。好像一場鬧劇,再也沒有比這更荒謬的事了!

(
文責自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