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柯P,別為人民哭泣! 一位流亡市民給柯文哲市長的一封信

醫者真的父母心嗎?
所謂「醫者父母心」,這是小時候聽到的銘言,還有「杏林春暖」「懸壺濟世」「橘井泉香」一堆溢美的典故。醫生不但救人,還有從政救世的崇高理想,就像孫中山先生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
這次選舉,我抱以期望,但在異域,唯一能得到台灣消息的管道就是網路;翻牆,突破網路封鎖後,新聞、論壇……還有YouTube上的政論節目,都明說暗指:再幾十個小時後,就是您──柯文哲醫師,柯P先生當選下一屆台北市長了!不只有歡天喜地的鄉民們,名嘴更煙花燦爛的嗆道:1129日要終結貪腐,讓權貴哭……


白色力量終結貪腐嗎?
不好意思,我麻木了,真的感受不到喜悅。
流亡海外一千六百天以來,我關心的只是──「政府四大基金貪污」這個案子何時要被攤在陽光下?視「清廉是我生命」的馬英九政府不管,所以他們活該,被咒罵,沒話說;但是,誓言要推倒高牆的「白色力量」呢?要救病也要救苦的「父母心」呢?

要柯P表態反貪的理由
先說,這是司法案件,為什麼需要參選台北市長的柯P團隊來聲張正義?
郵儲、退撫、勞退和勞保基金十餘年來的貪贓舞弊,A掉小老百姓超過千億元的血汗錢、棺材本,認真說,台灣的每個家庭都是受害者,這禍害不亞於黑心油;正因台北市是「政府基金貪污」受害人數最多的城市,這理由夠充分了吧!

蔡英文 朱立倫 都有顧忌
回到2011年中,我將「政府基金貪污」事證寫成報告書,請信差送回給監察院長王建煊,但不被理睬;那時,當信差,深綠的蔡博士(他敢承認深綠)說:「不然我交給蔡英文,看她會不會辦!」
或許是位置越高的人,因身邊用的幕僚越多,也越不容易聽到基層人民的聲音;陳情都被身邊親信,或稱便佞小人「揣摩上意」當雜音擋掉了!
要寫信,寄書給您,我的讀者很早就建議了。其實這是對的做法,蔡主席不表態,而另一位您前天在周玉蔻的廣播中,點名的2016之星,國民黨最強的朱立倫,我也擔心,他可能會與政府基金案糾纏不清;這環境下,柯市長,您有全國新聞聚焦的動見觀瞻,再加上文宣標榜的「透明、清廉」,還真是萬中選一的終結貪腐代言人! 
姚立明 潘建志  高牆倒後的護城河
可是,看看要競選台北市長大位的您,輔選幹部越來越多,就像深掘了一道道的護城河,我哪能上達天聽?只能想辦法先跟他們接觸。從競選總幹事姚立明開始,我陸續送四大基金的秘密──《被A走的1000億元》十幾本給姚老師和他的facebook朋友;另一位發言人潘建志醫生,很客氣地說要用買的,我回說:「書不是用來賺錢的!」雖然不多,就幾千元吧,這也是唯一能做的事,只因在沒有募款,接受捐助的情形下,要籌印書款,在對岸的我,剩下的經費,常是一天只夠一餐。
推說反貪要台北市觀點
醫生治病本來是天經地義,不要去說是誰的「救命恩人」之類,台灣話有言:「用討的,沒人情!」何況才幾本書,微不足道;可知,當得到潘建志醫師回覆「已將書轉給柯P」時,我是多麼的欣慰;但是再來卻是掉下地獄般的逆轉──要請您說一句「反政府基金貪污」,潘醫師卻推說──「需要有台北市的切入觀點」!

請問:這是發言人自己的意思,或是您授意?這不是擺明了謝絕為小老百姓發聲嗎?
一句話救千萬人卻不願
真的不解,您在辯論會上,曾說蔣渭水醫生感嘆,「醫生一個一個的救病人,但是救得了永樂町,救得了整個台灣嗎?」您還說:「這是一位醫者悲天憫人的胸懷,也是一位改革者壯志未酬的感嘆。
當今天有「說一句話,可以救台灣千萬人」的機會,您的陣營竟還要做議題操作評估,還要算算票會增加還是減少!差一點忘了,就算姚立明是「政治咖」出身,可是潘建志卻是未受汙染,有「醫者父母心」情懷的白袍天使啊!

不要被陳水扁綁架了
近來,有多位在職的民進黨立委,在看過那本書後,從此和我斷絕音訊;只因為《被A走的1000億元》中,記錄前銓敘部長朱武獻涉貪的蒐證部分,有白手套錄影,還有一位證人的錄音指控;朱武獻,也就是阿扁的同學,這是民進黨的包袱,我能體會,也不會要強求他們去揭發國民黨的涉案部分;但是柯市長您呢?我也擔心,所以寫給潘建志,如此一段建議:
「會面臨最重要的問題,本案之朱武獻與扁兄的連結性,其實不用管,柯可以發表:『誰有貪污政府基金就查辦誰』所有中間選民會為之改觀!」

道德還是財經能力不足
有人會解讀:如同擁有「台灣建國基金」的陳水扁,綁架了民進黨的所有立委一樣,也讓柯市長您必須選擇視而不見「政府基金貪污」?又或者真如一位名人臉友的奉勸:「不用寄,他根本看不懂!」前者是道德,後者是治理市政的財經能力不足,都不是我們所樂於見到的首都市長模樣!

黃光芹敢 柯市長不敢?
1126日的《年代向錢看》節目中,政治評論家黃光芹評擊漫天競選支票與社會種種弱勢的對照時,說道:
「連我有一個朋友,也是我的臉友,他的四大基金,就是他一直打的那個四大基金,是一個弊案,拿去給每個候選人,台北市的,沒有人要理他!
黃光芹女士這種不畏強權的風骨,真應讓我們平時喜歡奚落女性,又推說是工作環境單純的大男人,感到大大羞愧!她敢,柯市長您為何不敢?
不怕壞蛋 只怕假好人
在這次選戰中,被說成黑金權貴、不知感恩的花花公子連勝文,和習慣竊聽加抹黑的蔡正元,是最被唾棄的對手。想起股友們都記憶猶深的炒股主力「古董張」,有次他上電視解盤前,我笑說:「像你這樣臉上就刺著『壞蛋』兩字的老師還不可怕,要命的是一些裝得道貌岸然,張嘴就是財經數據的分析師……」他回嘴說:「真的是比我古董張還要古董張!」

我常認為,在沒有攝影機、麥克風的地方,才是考驗一個政治人物真誠的時刻,當有人告訴我們說:這是「一場價值的選擇」,但言行不一,就是──「比連勝文還連勝文!」「比蔡正元還蔡正元!」這也適用於全國每一位候選人!

真情流露還是抗壓低
老實說,對您沒有任何成見,選戰以前,唯一的印象在20135月的「國科會假帳案」,您進調查局前的一副輕鬆派,但幾個小時出來後,卻哽咽流涕的強烈對比。
也許是對您形容成「比北洋
政府還糟糕」的這個國家,顯現出柯式真性情;但是卻不安的覺得,您的抗壓點,稍微低了些──很喜歡您的直率,只是像我做了臥底,卻被陷害,三不五時被抓,保釋金幾百萬元,刑期累加到二十幾年……最後還要偷渡逃亡,如果我也學您「真情流露」,豈不要痛苦到撞牆了! 

柯市長 請為人民哭泣
猜想,柯市長您任期中的某天,會發現一則小新聞:「臥底小蔡已被台灣情治機關殲滅了!」從此「政府四大基金貪污」沉沒於台灣海峽……那時,您會一掬同情之淚嗎?
柯市長,請為人民哭泣!但是……Don’t cry for me Kepitina
(以上,蔡漢凱文責自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