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3日 星期五

這兩記者是真英雄,當我生命隨風逝去……


"The fiercest enemy is the man who has nothing left to lose."橫跨兩世紀的熱門影集《X檔案》曾如此形容執著的聯邦調查局探員莫德,「最凶狠的敵人,是一無所有的人!」就是他已被奪走一切,再也沒什麼好失去了。所以,四年前,公開對貪污四大基金的官員宣戰,不是我勇敢,而是已被逼到牆角。

不要期望司法人員
雖在牆角一隅,但總妄想還能找到並肩作戰的盟友。
「哦,哦,你保重!」這是以前共事的調查局友人給的安慰,還有更難堪的;
「不可能,不會的,不會有這種事!」已當上組長的同期,在幽暗的會面處,推開要拿他看的監聽資料,驚恐的說著,更想避開的是像叛徒這樣的我。

 縱使沒升官,但只要不過不失,就可月領薪十萬,供樓、買車、養家人……這樣安安穩穩生活,若被我牽累,那可真是無法承受的損失。您能期望基層人司法人員挺身去指控長官的錯誤嗎?何況說的是刑事犯罪。

辦媒體只是做生意
網路朋友鼓勵:「啊!不會去投書……」後頭接的是冷嘲,「還有稿費可領哩!」
換到新聞媒體,就更不樂觀了。新聞撰稿,充其量就只是一份工作,當記者想報導甚至是不遠千里來訪問證人後,回去被社裡主管壓稿,更糟糕是被拿去做公關、換好處時,小記者能怎樣?好心的,說下Sorry;壞心的,就順勢幫老闆多騙一些資料,也許沒骨頭,還能撈點湯喝。

於是,我不信任司法人員,更不相信媒體。只是這兩位,好意外!如果,他們只是像一般記者來訴苦,「我們老闆說資料太舊了!」或搪塞「稿太擠,下一期……」我不會放在心上。可是,他們竟然「玩真的」!

兩位偉大的記者
兩大雜誌的記者朋友──Stephen HoPatrice Hsu,他們還年輕,在傳媒圈裡前途無量,家裡幸福美滿;然而,卻甘冒風險,來為《被A走的1000億元》寫特稿。他們從採訪我的過程中,曾感受到檢調人員怎樣壓迫、阻擋傳媒擴散出這貪污事件,甚至同樣的恫嚇已降臨到他們身上。兩位彼此不相識,卻都以本名來跨刀相助,說出報導「四大基金弊案」遭遇的阻礙;更感動──他們都願讓我們放在書腰上做宣傳。

這本書的內容,我蒐證了10年,整整寫了半年,但是就只為執行任務,完成查黑中心交付查政府基金貪污的工作。Stephen HoPatrice Hsu不同,台灣人應該當他們是英雄……就算100年後,200年後……

在我要向各位報告四大基金貪污之前,先揭發政府和媒體聯手騙了人民」這真相,撤掉籓籬後,台灣人,請不要再保持沉默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