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來自地心(二) 台灣人不顯老,只是...


嚴重的港式樂天派!
回想已經歷的三年半流亡中,在蘇北小城待的十三天,那是最徬徨的階段,所以印象也最深刻。只是,跟隨在身邊的港仔KK,倒是隨遇而安,不知怎做到的?他一下子就摸熟小城鎮的菜市場在哪裡,第二天早上一睡醒,見到推進門的KK已帶回了一菜籃的食材;當然他更知道,哪兒有好吃的燒烤店、足浴店……他總是很快能跟人打成一片,我陪著他坐巴士搖晃到幾十公里外的鹽城,去見他QQ的網友。但是,我就好像不在場似的,放不開,永遠沒辦法像他一般樂天!

鹽城的回憶  遺落的上海
要離開的清晨四點,主人光頭佬派來的一部吉普車,已準時在樓下鳴著喇叭。我來時是拖一隻行李箱,走時家當也沒增加,只有多塞一些異鄉、陌生人的剪影、如風絮樣的回憶。
往杭州的路程是南向約四百公里。夏日,北方的天、亮得早,感覺才上高速沒多久,天就微微亮光了。我問開車師傅,「上海的方向在哪?」
「就在左手邊,我們走G15高速,是經蘇州的,不打上海過……」
未能到上海居住,帶點兒遺憾。那是十七歲時就嚮往的心,想著魯迅、張愛玲……那些作家,住在那愛恨情仇的城市,感受的,是怎樣的光陰啊!
鹽城姊妹  新四軍
注意到一旁的KK清醒著,卻一路都消音中。打趣的問他:
「你落了錢在光頭佬家嗎?」
「不是,唉……」欲言又止,難得的不爽快,「前天才在QQ上,答應說,今天要到鹽城去找她們母女玩的……」
差一點噗哧的笑出來,「怎麼了,捨不得你的網友,那對鹽城母女姊妹花啦……」
「我問你,那次到鹽城網聚時,你都陪她女兒聊些甚麼了?」
「還好意思說,你跟他媽媽有說有笑的,」我在回想,其實我在遺忘了,「我只好聽她女兒說高中新生活、說電影,什麼狼人、吸血鬼……還好我答得上,那是暮光之城……」
KK大概聽沒懂電影情節,打斷說:「他女兒偷偷的講,『我大概會喜歡上他』……她媽大吃一驚,說……」
「說甚麼?」裝鎮定,其實暗得意著!

「說!你知道他幾歲了嗎?他可以當你爸了!」KK在學她母女對談的語氣,「她女兒失望了……啊!啥!不是才二十幾歲嗎?」(上圖右下黃衣少女)
台灣人不顯老 只是想忘記
連前座的師傅都哈哈笑了。聽她們說,在鹽城那地方,男人三十幾歲,看來就顯滄桑了。但是,印象深刻的,還是鹽城母女招待參觀「新四軍紀念館」時;看那一段,不忍想的淮海戰役,或是印象中,改變我們命運的的徐蚌會戰!

在這流浪的旅途中,從不會對新認識的朋友說,「我是誰,從哪來?」走時,似乎也不曾打聲招呼,說要去哪……就悄悄的消失了!想起我曾寫來形容陌生人的一句話:「多凝視一會兒,也許時空中,就這麼一次遇見!」
今朝有酒遊西湖  要搭黑車明日憂
快八點了,正堵在下杭州出口的車龍中,才問KK:「計劃呢?」
「我們先搭動車,下到廈門,待一晚,再走大巴到深圳。」
KK幾天規劃,顯然一出手就錯了!
杭州火車站的大廳裡,只見他到窗口和售票員談了幾句,就回頭來找看著行李的我。KK一副無辜的臉,平淡的說:「今天的動車票都賣光了!」
他意思是說,我們得在杭州投宿一兩天。但是想起兩星期前在上海住旅館時,被發現沒身分的經驗,還是餘悸。
KK走出車站後,東張西望,「咦!那售票亭有賣到廈門的大巴車票!」
那不是售票亭,分明就只是個報攤,一旁立張牌子,寫著到福州、廈門……的豪華巴士幾點開。我沒阻擋KK,他立決買了兩張。
「還有三個小時開車,」上午刺眼陽光,KK戴起墨鏡,「我們去西湖逛逛,怎樣……」

遊西湖?多年後,憶起這段,感受到強烈的對比──不管在何時,我心總是糾結著,擔心要發生的事;而這港仔卻是無可救藥的天兵!我想,當年他被兄弟幫派綁架、耳插三秒膠逼債;再來、騙說要自白翻案,讓仇家幫忙偷渡……也許就是「今朝有酒」的天性,讓他驚險的度過危機!
(2010/7/22 杭州 西湖 一露臉 一露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