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台股的黑色安息日(七) 駙馬趙建銘說:八點排班的法官都喬好了……關說綁架案,立委陳景峻也來參一咖





香港女子報案  老公被囚在遠企
這原是一個英勇警察營救股市肉票的驚險故事,但是事發時卻沒有媒體敢報導,只因為牽扯太多的黑社會、高官、權貴……
以下為民國102815日訪問曾被綁架的肉票KK,整理所得的內容:
9417日清早,台北市大安分局安和派出所接獲香港口音女子的報案電話,指稱她家人被綁票在遠企大飯店。
這可不得了!轄內五星級國際酒店竟發生黑道大哥擄人事件,這是頭一遭,安和派出所立刻通報巡邏員警前往一探究竟。


制服員警探路 驚見古惑仔
九點多,制服員警假裝例行簽到在遠企的大廳巡邏,發現多了近十位年輕人逗留,但那古惑仔的裝扮和富麗堂皇的高雅大堂一點兒也不搭調。以戴帽子伯伯的專業敏銳,立即察覺幢幢黑影的氣氛,顯示那報案電話的真實性。
安和派出所為避免打草驚蛇,悄悄的撤回了制服警察,通報支援後,一群便衣刑警整裝待命。
逼炒股賠款 三秒膠插耳
回到前一天傍晚,遠企十樓大套房裡,被綁的香港籍股市作手陳浚堂──KK,正在和四海幫的大哥們周旋著。陳繼祖說他委託副幫主鄒興華買KK炒作的奇普仕等一堆股票,結果四、五百萬元全泡湯了。為了逼KK賠款,兩支三秒膠,就插在KK的耳上,只要不小心擠出一小滴,這港仔就終身聽障了!
K嫂機智辨位 通報安和派出所
KK藉口說國語不好溝通,要用廣東話交談才能讓老婆安心。大哥們喊了兩位聽得懂粵語的小弟上來。
「人家要討二千五百萬元,明天就要在我戶頭看到八百萬元,不然……」
「你現在人在哪裡?」K嫂強作鎮定。
「這不方便說,」KK在話中偷偷透露位置,「就是在我們最近常去的地方轉轉!」
「那就是……」K嫂想起了這幾回陪KK到台北談生意的遠企飯店。「哦,就是我們上回喝茶的地方?」
KK停了一會兒,支開話題,表示默認位置正確。
KK就在上櫃公司「天馳科技」前失蹤的,原先,K嫂已向所在的中和分局報案,但是卻發現更精確的肉票藏匿處,家人緊急商量再通報安和派出所。

K嫂暗語  快跑大聲喊救命!
隔天早上十點半,「你要的錢已存入,裏頭有八百萬元餘額了!等會兒……」K嫂繼續平緩地說:「他們押你去對面中國信託取錢時,一下到大廳那層,確定有警察在電梯口,你就往大廳沙發方向快跑,大聲喊救命!」
十分鐘後,遠企大廳中央的電梯緩緩降下。KK一見幾位便衣刑警向他點頭使眼色,開始撇著肥碩的身軀,拔腿沒命地狂奔,嘴上大喊著聽不清是廣東話還是國語的「救命!救命啊!」
便衣刑警發威  四海七大哥上銬
狹小的電梯房,便衣一擁而入,還搞不清是怎一回事的四海大哥鄒興華、陳繼祖被拽出來扣上手銬;這時中和分局的員警也趕到場,大廳裡的小弟們見大難臨頭,紛紛棄主做鳥獸散;只是十樓套房裡,原本看守KK的核心成員無處可逃,只得束手就擒,被員警押下來到大廳沙發,七個大哥排排坐。
許多在櫃台前等入住或退房的外籍觀光客,都看傻了這幾幕像電影場景般的震撼警匪片!
通知中天董座  我出事了
正當帶隊的警官要求KK指認綁他的大哥時,只見鄒興華好整以暇的打起手機來,原要接通的是中天電視台的董座,但正巧開會中,而由秘書代接,「告訴大哥,我出事了!」
陳景峻說  沒證據就放人
陳繼祖也學樣的按著手機號碼,不過電話的那頭的民代要在場的帶隊官接電話,「要是沒真憑實據,就快放人!」當時還任民進黨立委的陳景峻頤指氣使的說著。好一付高官的威嚴啊!果不出其然,兩年後陳景峻被重用,晉升行政院秘書長要職!
警局筆錄內容  外洩給幫派
當天下午,一夥人都在安和派出所作筆錄。K嫂向我報平安後,緊接著曾炒迎廣股票的空交金主陳一春來電:「小蔡!你叫KK改擄人勒贖的供詞,說這是債務糾紛!」不知警局內有誰洩漏筆錄內容,不然陳一春怎會知道?但KK此時似乎吃了熊心豹膽,對任何人的施壓皆斷然拒絕!
大哥交保後 傳言KK格殺令
KK顯然低估了鄒興華老大的政商資源;當晚,一群人即大搖大擺地從台北地檢晃出來,交保金才二十萬元,真是小卡司!
KK可遭殃了,股市作手圈開始流傳耳語,「聽說……四海對KK下了格殺令!」中信證券在上次被黑道押著轉單的黃經理餘悸猶存的小聲說著。
基隆市警局 要KK指證炒股
就連在幾個月前永兆炒股崩盤後,討不到賠款的金主楊俊吉也開始加入KK的大搜捕行動,首先被找到的是曾和KK一起被綁的司機李安發。
這時,在茫茫的黑海突然出現燈塔,基隆市警局的介入救了小司機;警官要求轉告四處躲藏的KK:「這樣遲早會被幹掉,只有出面說出鄒興華炒股的全部事證,我們才能保他安全!」
趙建銘說  喬好晚班的法官了
KK終於鐵了心腸,帶了一大袋炒股資料北上基隆,見組長蔡調坤和偵查員賴睿陞;原來基隆市刑警一直監聽鄒興華的通聯,這時間已長達二年之久。
起初KK還有點擔心地方警局的誠意,但賴警員告訴KK一個監聽到秘密:
在綁架當天,四海一群人在台北地檢時,第一家庭駙馬爺趙建銘聯絡鄒興華的跟班小弟說:「已經喬好了,盡量拖延時間到晚間八、九點,那時段有認識的法官排班,可以用二十萬元交保!」
KK捅黑道炒股 國安基金收賄

KK想起在安和派出所做筆錄時,不時有道上兄弟上來看他的筆錄,鄒興華還真的是用二十萬元走出台北地院,於是他鉅細靡遺的向警官供述鄒興華、陳繼祖、鐵管德、水仙、楊俊吉……等道上兄弟逼迫他炒作迎廣、優盛、蜜旺實、奇普仕、信音、永兆等股票的情節。說到信音炒股時,還附送「國安基金」收賄進場!

(KK於94.2.22在基隆市警局筆錄的首末兩頁)



KK供詞反覆 大哥無罪
這樣一個股市作手被幫派綁架的案件,到了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後,法官認定KK的「供詞反覆、不足採信」;原因是KK說在被囚的房門口有兩個黑幫小弟看管,但是合議庭認為高級飯店的房門,怎可能會有兄弟站崗呢?於是判一夥大哥無罪!
顏大和親為本案上訴
但是呆頭法官殊不知:遠企的行政套房內有一個客廳還有臥房。小弟就是在臥房門口看管啦!這恐龍判決連檢察長顏大和也看不下去,親自上訴,到高等法院,才勉強說鄒興華、陳繼祖……等七名道上兄弟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最後也都輕判易科罰金了事!

從民代陳景峻為綁架案關說、阿扁總統的駙馬趙建銘去疏通法院、法官判大哥無罪……甚至還有媒體大亨,在這些龐大的黑色裙帶下,KK還不知死活地去捅國安基金的貪汙;他「四肢健全」的活到現在,只能說是僥倖!(待續)


本文完,以下為廣告
 



《破解操盤手 紀念版》十萬五千字120幅圖解由股市作手親自撰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