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郵儲、退撫、勞退、勞保、四大基金貪污 (3) 落跑老闆的最後騙術 ── 壁紙換一億郵儲基金



(早在2005年查黑中心的報告書中即提及洪氏英收賄事件)

郵儲收賄買一億元洪氏英
立委羅淑蕾曾在2009年質詢中,質疑中華郵政投資偏愛地雷股,不但太電、博達、洪氏英都踩到,其中洪氏英虧九千三百萬元……
代號6193的洪氏英?想知道郵儲基金是怎樣「眼光精準」的買到這檔下櫃股嗎?剛好我認識這家公司老闆洪登順。 

那是洪氏英公司要垮台的前一刻,20041115日,眾多的投資人和記者還堵在櫃買中心,等著洪登順出面澄清自家公司的財務危機時,怎知這竟是洪老闆的金蟬脫殼之計,他早已依計畫潛逃大陸。 

洪氏英股價持續無量跌停,每天萬餘張求售無門的申掛。苦主中,唯有一個大咖是郵儲基金,沒資格學小股東喊冤,因為這是基金操盤人收黑錢進場,拿小存戶的億元存款去跟洪登順交換一堆「壁紙」!


<!--[if !vml]--><!--[endif]-->

(崩盤前,有作手先放空了)

洪登順掏空炒權證 錯誤的第一步
2004
年初,在君悅飯店遇見同為輔大法學院畢業的洪登順,國字臉、身材壯碩,我們以「學長、弟」相稱,他剛開始接觸市場作手圈,對如何作量、炒高……倒給法人,興致勃勃。可惜,他對我的操作建議嫌太溫吞了! 

一個月後,他主動邀我到六福皇宮餐敘,說他準備好一場豪賭!
「我想去做Warrant!」洪登順笑咪咪說著,「我已準備好保證金4,500萬元。」
 

洪老闆應該是遇到外資圈的神祕女仲介張國齡,向他推銷一種名為「Call Spread Option」的對賭遊戲。在這選擇權中,公司派當發行人交保證金,但是外資只買發行單位的三分之一不到,剩下部分跟公司派對賭漲跌。

<!--[if !vml]--><!--[endif]-->





(圖片引用臥底小蔡著《破解操盤手》)
仲介都會拐騙懵懂的董事長:只要股價漲了,就可以賺到整個合約註明的最大賠款30%金額。其實,洋人用的程式交易,拿買來的部位,反手壓股價,土老闆們哪鬥得過?
「學弟,對不起!」洪登順不聽勸,在電話裏頭直說,「我賭性堅強!」
一如預期,這場土洋賭局,洪登順全輸,更糟糕的是這外資權證4,500萬元保證金是他挪用公司帳款當賭本。以下悲劇應驗了「一步錯步步錯」的俗諺。
千萬元現金賄款 交換郵儲億元虧損
股海裡嗜血成性的作手鯊群已嗅到受重傷的洪氏英,開始慫恿洪登順玩更鋌而走險的遊戲,「搞個十億元的大增資案吧!」當然找不到人足額認股,洪登順吃下了大部分的股權。我極想知道,洪老闆如何消化這吞不下去的增資股?作手朋友提供了正確的情報。
「吳鈺鈴幫洪氏英老闆用郵儲基金轉單。」作手俞宗碧是見證人,「在咖啡廳交一大袋的千萬元現金給接頭的白手套。」
這就是羅淑蕾立委質疑的中華郵政「地雷選股術」!以當時郵儲基金代操法人收趴行情是進場金額的10%,郵儲本尊的操盤人更高達13%以上,但是無論是哪組收黑錢,買到的近一億元的洪氏英最終都是一文不名!
送黑錢的白手套 法院全都放
專作四大基金收賄生意的白手套──和通證券吳鈺鈴,因賣海外基金曾遭判刑超過20年。最近,法院讓她變成連續犯,刑期一減再減,又讓她解除境管,到海外接受另一名更高層的白手套作手庇護!
本事件的目擊者俞宗碧則是在犯下多起炒股案,如協禧、聯豪科、堃昶……甚至涉綁架寶島極老闆;最後,台中地檢署竟然「忘了」限制出境,讓他大搖大擺的直飛紐西蘭。查黑中心檢察官懷疑俞宗碧靠行賄脫身。以下是2007年地檢署筆錄,羈押中的俞宗碧自曝查黑中心簡文鎮問他有沒用200萬元行賄?


 

洪氏英炒股有隱藏版作手
好像畫著「牛吃草」的圖畫紙,草被牛吃光,牛走了……一片空白!洪氏英行賄的人都跑路了,誰能證明郵儲基金「汙西」?天理昭彰──原烙跑的洪登順在200610月被調查局押解回台,洪氏英的炒作、掏空案目前在更審中。
請問:「調查局有查郵儲基金收賄轉單洪氏英嗎?」別傻了!那年有人白紙黑字檢舉「信音行賄郵儲」,檢調可是沆瀣一氣的一起掩護,檢舉人差點小命不保!
縱使,查不到當年行賄千萬元的資金流向,但是躺在法院的洪氏英炒股案,當中的交易紀錄永遠不會消失,郵儲基金進場「相對成交」買到誰的帳戶?一清二楚!就算是「相對交易」也是違反證交法第155條。
台南高院將炒作刑責簡單的歸罪於洪登順和營業員,這是不對的:因為我見過古董張曾在2004年的財訊、經濟、工商等報,刊過「洪氏英」的利多廣告;此表示有一名市場派的作手參與炒股。(這份古董張投顧廣告我會請工讀生去圖書館印出來,補在本文。)
這名作手的其中一個人頭帳戶不小心被我找到了,原來炒的股票都巧合地和郵儲基金的收賄時機,同步進場!下次再談。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