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日 星期六

臥底小蔡的門徒──黑澀會丫頭 (壹週刊 607) 之 6 --- 打爆話費 丫頭說有本事找我討!


( 2005/7/8 中正機場 )
古董張跑路後  我演獨角戲

20054月古董張因炒作永兆案被收押,我再度盤算著:如果古董張一交保後,我就立刻和他提交換員工的計畫──我送丫頭過去,幫他整理股市的券商進出表,這樣我一定可以打聽到古董張正在進行的炒股案,拿到多少算多少;但是天就不從人願,古董張在回憶錄中形容:是聽到了魔鬼的呼喚,永兆案後要他快落跑──潛逃出境!

我給正在興沖沖準備回韓國的丫頭回信:「雖然演員都跑了,我還是得演獨角戲!」我決定信守我的承諾,送她們全家回韓國!


當司機送丫頭到機場

認識丫頭她媽媽崔姐的老同事安華問我:「韓國仔他們怎麼到機場?」

「我賓士和寶馬車都賣了,我看丫頭她們自己會搭公車吧!」我回答後,卻被安華奚落了一頓。於是安華借我他的車,我充當司機。

74日到中正機場的一路上,車後電視播的是韓語發音的「藍色生死戀」,丫頭媽崔姐就在後頭,思鄉情切的悉悉酥酥哭了起來,我擔心的是萬一崔姐的限制出境沒解除,那這些旅費不就全白花了!通關時,我看崔姐也緊張到整臉糾結著。

接下來她們的幾天旅程,在上回提過了:丫頭一家人要我加開旅館房間,還多送上旅費給零花……直到78日夜間返國,我順利接到凱旋歸國的這家人後,這折騰才算過去!

只不過日後ㄚ頭所屬的星空傳媒官網,每當網友質疑貧困的丫頭怎有錢全家出國時,丫頭總編造說是公司旅遊,這功勞可從來不在幫她的人身上,也許她擔心拿人好處就沒法塑造悲情吧!
打爆電話不聽勸
暑假了,丫頭原要求說要學英文、要學琴的一堆藉口,不來公司上班,但是我沒答應後,她自動開始三天兩頭的放假。有天,她直接理直氣壯的回答:「你沒看我桌上的行事曆嗎?我今天有烤肉耶!」
股市憲哥曾在20121226日東森的「現在才知道節目」中,稱讚懂得打工養家的丫頭不是草莓族。
我認為:丫頭的抗壓絕對夠,而且他知道怎樣將壓力轉嫁到她身邊的人,尤其是關心她的人。
5月中,會計發現了有張公司的手機帳單有異,問我:「這電話費上個月三千多元,可是變六千多,您要查一下嗎?」
我瞄了一眼,說:「是我拿給丫頭的號碼,她怎麼打這麼多?」我想了很久,也許丫頭年紀小不懂事。「妳跟丫頭說,請她下個月不要這樣打電話了,不然要從她的薪水裡扣這話費帳款!」
這樣的寬容是對嗎?顯然沒效!丫頭根本不鳥會計小姐的勸告,下個月出帳的話費還是飆高到五千元多!會計調來了通聯,原來丫頭每晚用公司手機打幾個鐘頭聊天,難怪帳單會爆!
我生氣的對丫頭說:「妳再這樣打,我要找妳通話的人來付帳單喔!」
丫頭邊玩著我桌上的撲克牌,邊說:「我打的,你有本事找我討好了!」
草莓族是當老闆生氣時,都會裝瘋賣傻嗎?想再試一次人性,又不放心,我親自改了通話費率到765元;次月的帳單還是被丫頭網內打到二千多元。
我覺得威嚴盡失了,向崔姐求助,因為我實在不知要怎樣管她女兒?崔姐也好為難,說:「我也沒辦法……蔡先生妳收回她電話好了!」(待續,下篇預告:啥款女人會......)

上:獨角戲--- 就算演員(古董張)跑光了 我還是得照劇本演
下:丫頭說暑假不來上班 想補習學琴






1 則留言:

  1. 奇摩每到深夜就會鎖這部落格的流量,我都登錄回應了,人數還是掛零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