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1日 星期五

臥底小蔡的門徒──黑澀會丫頭 (壹週刊 607) 之 2 ---- 丫頭的28K / 我幫丫頭造假低收入戶


(丫頭 2005/3 圓山音響展 )
當臥底遇見  韓國淚的小花

稍認識我的讀者都知道:我曾有一個很特別的身份,就像電影《無間道》裡梁朝偉般的臥底;但在20058月之前,我只是一個離職的調查員;那時,我想當「黑暗騎士」偷偷查貪污窮人四大基金的壞份子。我有一個很好的老同事,暱稱他「安華」,我常將發現的一些犯罪資料偷塞給他。

2004年夏天午後,我和安華在台北市的民生東路五段Parco吃意大利麵,談一些合作的案件。他習慣性的環顧餐廳的客人,就惟恐熟識的人聽見談話,他突然眼光瞥見角落的一位女服務生,輕聲說道:

「喂!那是韓國仔崔……的女兒!」

「好賣力喔!」我見遠處穿著白Polo衫制服紮小馬尾的像小學生的女孩,使勁的拖著好像比她還沉重的拖把,不免憐惜起來!


「可憐她,就給她一份工作吧!」安華慫恿著,「反正你在股市撈了那麼多油水……」

一個小臥底計畫

安華說要幫那小女生安排工作的建議,我沒有很在意,倒是幾天後的事件,讓我心裡萌生了新計劃。

七月底,我查到了股市最聲名狼藉的作手古董張送了一筆黑錢給「郵儲基金」,請他們買了一家叫「全譜」的股票一千多萬元。古董張是誰?就是從2002年開始,不斷自曝和女星郭靜純有緋聞的那位股市炒手。我想追查下去,幾個月沒結果……

2005年初,我經過Parco看到女服務員在外頭,埋頭挖著冰櫃裡的冰淇淋,小小的身子,好像都快掉到冰桶裡了;她抬頭,我認了幾次才認出來──是安華說的韓國仔的女兒。我想起那個計劃……

丫頭到我投顧公司

「妳怎還穿短袖在外頭挖冰,不冷嗎?」我遞給她一張投顧公司會計林小姐的名片,「想換個工作,就找這位姐姐吧!」

那年,我的麗天投顧公司位在101大樓信義路四段對邊的鴻禧花園大廈,同一層樓有藝人胡瓜當鄰居。我最愛公司裡八坪大的會客室,在裡頭擺設我的音響收藏,會客室陽台仰望就可以看到101的煙火。

幾天後,一個叫詹雅文的小女生坐在這會客室,幾個助理姊姊都擠在門口看,「好可愛呦!」她們異口同聲的說著。

「叫我丫頭就好!」小女生用很細柔的聲音說著,那時她還未滿十七歲!
( 2004-2005/7 的麗天投顧會客室一隅 )
訓練丫頭認識股票
如果要丫頭真能幫上忙,就要她稍瞭解一點股票,至少上市公司名稱和代號要知道是怎回事,我用幾個月時間訓練夠了吧!
我要秘書把股票代碼表轉成公司名稱的工作交給丫頭。
那年頭,無論交易所或櫃買中心都只提供四個英數碼的券商分公司進出表,只有我用人工把這些英數代碼以Excel轉成中文的公司名稱。這是我獨門的股市業務。丫頭接手了這工作可以在下課後做,很適合;因為就不用公司助理再加班。我問:「妳要多少薪水?」
「就兩萬吧!」丫頭不假思索的回答。開價小貴,我原盤算工讀生的薪資大約一萬五。
給丫頭28K薪資
已正式聘用丫頭幾天了,她始終沒開始工作,安華卻打電話來揶揄我,「你們公司待遇太差了吧!員工下班還要到餐廳端盤子?」
原來他看到丫頭又回Parco兼差。我有點惱怒,問了丫頭:「我都發薪水給妳了,怎又回餐廳工作?」
「我需要錢啊!店長找我代同事班!」
於是,我週六、日多發給丫頭讀書計劃的課程,讀像當時最流行的「富爸爸、窮爸爸」或是查一些英文單字,再加每週二千元津貼,這樣她每個月至少可以領到二萬八千元。
不報勞健保  造假低收入
20052月,丫頭到公司趴在會計小姐桌前,原來在簽署一份叫「切結書」的文件。
「雅文說她不報勞、健保。」會計解釋著,「我問會計師意見,說讓她簽自願不申報的切結書好了!」
「因為我家要報低收入戶啊!」丫頭說。
用低收入戶  換同情分數
那年台北市的低收入戶標準大約在每人一萬四,「如果沒人教丫頭,她怎知道報低收入戶要這樣做?」我不太高興,另一原因,除了勞保是給員工的意外保障以外,給丫頭已是超行情的28K工讀高薪,居然還要報低收入戶,讓我多沒面子啊!!
不過,那張切結書也成了丫頭曾在我公司工作的最好證明!
一年半後,丫頭已在電視接通告,但還是領低收入補助。上謝震武律師主持的「今晚哪裡有問題?」不但大秀家貧悲情,還不假辭色的回答:「我家是低收入戶!」只有來賓尹乃菁質疑:「妳……不是有工作嗎?」
當晚節目另一來賓阮慕驊還在為貧苦的丫頭推眼鏡拭淚時,電視前的我,回憶起發給丫頭超高的工讀高薪,還得幫她造假低收入戶來騙人,只能苦笑!
丫頭真是我見猶憐的乖乖女?還是我噩夢的開始?(臥底前傳待續……有如何拿我試驗一條吐司的悲情故事、去韓國事件說明)

2 則留言:

  1. 蔡大你的部落格 現在被鎖流量了 人數統計不會動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