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5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五)滅證與滅口


不用看本文,只用108秒,看證據快速跟進「基金貪污案」解密:
圖一↓971234:33 pm.,搜索信音公司後,卓俊忠檢察官問信音公司老闆甘信男:「你有透過中華郵政基金來拉抬信音股價嗎?」
圖二↓甘信男說:「中華郵政基金是炒手陳浚堂KK找來的……他沒跟我談報酬……」聰明的讀者,請看最後畫紅線…「你是否同意接受○○」

圖三↓6:01pm.炒手KK一走進台中市調查站,就被請去右方警衛室與王捷拓檢察官清場密談,王檢說:不相信甘信男說的話……
圖四↓7:12pm.王捷拓偵訊KK:「中華郵政怎麼買信音股票的?」KK說:「93年3月12日到16日買了2600張...」

圖五↓王檢說:「你證人具結,偽證就判七年...甘信男說,郵政基金是你找來的,真的嗎?」KK說:「甘信男拿中華郵政買信音股票的A4交割單給我看……他說2600張信音,佣金10%700萬元。」

圖六↓KK說:「信音老闆甘信男叫我不用擔心,他已經丟給中華郵政2600張信音股票,佣金10%……」
(以下刊於100/6/25 168周報 紫色角落專欄) 
  在李昌鈺的探案實錄中,可以發現:很多偵破的線索反而是犯罪者想要去毀滅證據時,所留下的痕跡。
  往後兩回的故事也是:幾個忙著掩護政府基金收賄的檢察官,自以為一手遮天的策略;但是其粗糙的操作手法,卻欲蓋彌彰……他們鑄成了歷史大錯。
假意偵辦炒股 掩護郵匯貪瀆
  97123日上午,台中地檢署檢察官王捷拓、卓俊忠率檢察事務官、調查員多人,搜索了信音(6126)公司,帶回董事長甘信男、還從台中監獄借提了古董張,另外,也四處找尋另一炒手KK的下落。他們的策略是「一分偵辦信音炒股,二分應付調查局,七分掩護政府基金貪污」
  這是不准調查員參與的秘密偵訊行動。
  下午四時許,古董張意外的向王捷拓供出:立委傅崑萁引介「國安基金」幫古董張出貨信音股票。
信音老闆:郵匯局是炒手KK找的
  同時在另一個偵訊室中,卓俊忠偵訊甘信男,卓檢指著一份紀錄著中華郵政基金在信音炒股案時,買到的2,792張信音股票是相對從哪幾個帳戶賣出來的表格,卓俊忠問道:
  「這些賣信音股票給『中華郵政基金』的帳戶,都是你的嗎?」
  「有幾個帳戶是我給炒手KK操作的,其他這幾個是我的……」高職學歷,已年逾花甲的甘信男,戴起了老花眼鏡,「我真的不知道這些帳戶裡的信音股票賣給誰!」
  「可是KK96529日的筆錄中說,你有透過中華郵政基金來拉抬信音的股價,你有意見嗎?」卓俊忠問。
  「沒有!我沒跟KK講過……」甘信男的神情似乎是事先排演過的淡定,「只不過他有說過要找某個法人來拉抬信音股價,我說可以;但是,我當時不知道那就是中華郵政基金,我一直到隔年開股東會時,才知道中華郵政有買我們公司的股票。」
  「為什麼KK要幫你找法人來拉抬信音的股價?沒跟你要酬勞嗎?」
  「他跟我說法人的籌碼比較穩定,沒跟我要錢……」
  有不收錢的掮客嗎?甘信男說了很不合理的話。
門口清場秘談 偵訊內容先喬好
  晚上六點整,KK匆匆忙趕到,一到台中市調查站大門,就立刻被一位姓李的事務官攔住,請他到旁邊的警衛室,那兒已清場了,只剩剛問完古董張筆錄的王捷拓等著他。三坪大小的警衛室裡,既無錄音設備,甚至連筆錄的紙也沒準備……
  「剛剛問過甘信男了!」王捷拓開門見山的說,「他說中華郵政基金是你KK找來的!」
  「怎麼可以栽贓給我!」港仔KK莫名的忿怒,「我在他那裡見過中間人『吳鈺玲』給的交割單,我還可以說出甘信男的帳戶是哪一天、在什麼價位,賣給中華郵政基金的……」
  KK從頭再將甘信男透過掮客吳鈺玲,行賄中華郵政基金的經過細說一遍。
  王捷拓心不在焉聽著,只是不時的察看手錶,七點就快到了,他知道一場「滅證」的壓軸戲即將展開,再過不到兩小時,什麼「國安基金」、什麼「中華郵匯局基金」收賄的指控都會煙消雲散
  「我也不相信甘信男說的話。」王捷拓輕快的說:「來!我們去偵訊室做筆錄。」
  KK要為自己的清白辯護,縱使他幹過那麼多起炒股案,但是行賄中華郵政基金的事,KK自認為是檢舉人;此刻情勢逆轉了,在王捷拓的「滅證任務」劇本中,KK反而要演嫌疑犯的角色。
  KK根本不知道,下午七點多,甘信男已從台中市英才路的調查站,被移送到自由路的台中地檢署第一辦公大樓五樓……這時的甘信男直挺挺的坐在一張木椅上,就像一個電子生化人,頭、胸口、手指,都被連上細細的電線,一旁的儀器上有儀表,還有圖紙,正紀錄著他的生理狀態……
  王捷拓忙著和在台中地檢的卓俊忠聯絡,再三確認要進行的最後一項「滅證任務」是不是佈置妥當了。偵訊KK就先交由檢察事務官陳旭春。
郵匯基金拉股票 佣金收10%=700
  「你把甘信男怎樣將信音股票賣給中華郵政基金的事再說一次!」陳旭春事務官把以前問過KK的問題再詳細問一遍,這是不是為了拖時間;而是,只要證明同一時間在台中地檢的甘信男沒有說謊,KK所說的,就全成了謊言了。
  「在933月中,甘信男用三天的時間將2,600張信音股票賣給中華郵政基金,這些都是甘信男親口告訴我的!」KK回答。
(在此,必需用口語話化的方式,將他們的筆錄重寫一次,讀者可參考臥底小蔡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lee_linn中的照片檔,這些筆錄的內容,詞不達意,比小學生的文法還糟;顯見整個過程,王捷拓還有事務官的漫不經心!)
  「你看這張『中華郵政買進賣出相對應買賣方查詢表』你有什麼意見?」陳事務官也拿出卓檢問甘信男那庭的同樣表格。
  「有一個帳戶是甘信男拿給我幫他掛賣信音股票的……」KK指著其中一個帳戶,「在那之前,信音公司每天的成交量只有500張左右,股票幾乎賣不掉;但是,93312日到16日,甘信男叫我,如果看到信音盤上有人掛多少張買單,就賣多少張給他。」
  「甘信男確實曾在他辦公室裡,拿一張中華郵政的交割單給你看嗎?」事務官問。
  「確實!是直立A4大小,上面記載『中華郵匯局』,他當時跟我說700萬的佣金都給了!」
  「那張交割單放在哪裡?」
  「就放在甘信男的桌上,他跟我說,佣金是中華郵匯局買信音股票總金額的10%。」
KK和臥底小蔡成為滅口目標
  這時,王捷拓走進偵訊室了,拿出證人具結書要KK唸一遍,再簽名;意思是要說實話,否則就是偽證罪,依法可判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王捷拓問道:
  「甘信男說中華郵政基金是你引薦的,是否屬實?」
  「完全不是事實!」KK用盡力氣說著,「在933月的信音股東會前,甘信男要我想辦法幫他賣3000張信音股票;後來和通證券的吳鈺玲告訴我,她已仲介甘信男將股票轉賣給國安基金;我向甘信男求證,他也說不用擔心了,因為已經賣2600張給國安基金的中華郵匯局基金了,佣金10%……」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王捷拓說這句話,現在看來就好似要港仔KK交待後事。
  「我希望引用證人保護法……有黑道綁架過我……我是自首的……」KK說什麼都沒用了,因為一切已成定局,一個小時後,再也沒人會提及這次動搖國本的「國安基金」、「中華郵匯局」的行賄案了。KK和臥底小蔡都成了要被滅口的目標。
法務部終於交出錄影光碟
  有關KK9446日自首光碟的「失蹤案」爭執已久,在柯建銘立委辦公室的奔走下,法務部終於在10067日交出那張錄影光碟,也勉強解釋了幾句。看起來,我去年幫助KK偷渡逃亡的做法是對的,否則KK早非命於監獄中了;少了KK這「肉體證據」解密,大家永遠看不到政府基金和司法共同勾結貪腐的真相。
  97123日是司法之恥日,當天晚上的七點廿七分到九點十四分,這108分鐘內,在台中地檢署第一辦公大樓5樓,卓俊忠檢察官、李錦明事務官還有涉嫌行賄郵匯局基金的主嫌甘信男到底發生什麼事?……期待下回:「司法腦死的108分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